2004年10月8日

考古发现:看看据称被麦卡锡当年指控的三个左派中国问题专家

这三人是John Paton Davies(戴维思);John Carter Vincent(范宣德),和John Stewart Service(谢伟思)。

这三位左派人士当时鼓吹要美国停止或减少援助国民党,把美国纳税人的财富用于援助GCD。Davies多次打报告给国务院要美国和GCD合作。这直接,间接地导致里国民党在内战中惨败于GCD。可笑的是,GCD获胜后,并没有象这些个左派们所设想的那样,亲近美国,反而成了美国的敌人。并且GCD后来还导致了美国在韩战和越战中的大量人员牺牲。这三位中国问题专家可谓是功不可没。他们不但不认错,反而坚称他们是对的。

麦卡锡指出他们是亲共的,错了吗?没有。麦卡锡让他们因为他们的亲共观点坐牢了吗?没有。他们中的有些人只是失去了在美国政府里的工作。这也能算迫害?本评论员认为这些事应该做的。

这三人因此当之无愧地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下面的考古发现是从国内网站上找来的:

1950年2月9日,威斯康星州初出茅芦的参议员麦卡锡(Joseph McCarthy)在西弗吉尼亚州惠林城宣布,他手上已经掌握了国务院内共产党奸细的成堆的 材料。此后,他一会儿说有205人,一夜之间又减到57人,忽然又激增到116人。范宣德 (John C. Vincent)、谢伟思(John S. Servioce )、戴维思(John P. Davice)、柯乐博 等无一辛免他的指控,反共的歇斯底里一时甚嚣尘上。

难愈的创伤??“中国通”戴维斯的一生(金先宏)

戴维斯抵莫斯科后,依旧一直忧心忡忡地关注着中国局势的发展。这段时期,他所发回的有关中国问题的报告仍然不少。他更多地加上了对苏联就地观察的分析。1945年2月28日, 他从伊朗德黑兰向国务院发回的一份报告中说:“中国共产党已分裂为两派。一为毛泽东所控制的民族主义派。另为前‘共产国际’成员王明为首的亲苏派。王明的垮台标志着亲苏派的失败。中共当前公认的从未离开过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与俄国没有紧密关系。中共军事指挥官与俄国也没有紧密联系,并且忠于毛。”[7?p246~247]他报回这条消息的用心无非还是要美国抓住机会与中共建立某种关系.......


1945年4月15日, 戴在一分“备忘录”中具体分析了中国社会的力量对比,以及国共双方和苏联的关系后,他建议美国政府“(a )是否值得执行一项与中共合作及援助他们的政策?

在考虑是否与中共合作并向他们提供援助时,或许首先应当了解,中共是否愿意以他们能给予苏联的同等甚至更优惠的条件来和我们合作?换句话说??他们是否是自觉执行苏联的政策?我们对此并没有数。共产党统治下的东欧国家的行为未能使我们确信,资格更老,更依靠本身力量壮大的中共会对美国此举作出良好的反应。因此,由一名能干的观察员去对莫斯科和延安的关系作进一步的调查研究将能解答这问题。在目前的时机,要说哪个共产党政权易受美国的政治影响,那就是延安。(b )如果我们要制订一项与中共合作并向其提供援助的政策,我们应认识到那样做将是与先行进入的俄国势力竞争,而非将其阻挡在外。正如我们支持蒋以作为平衡和缓冲力量那样。要想获得成功,这种竞争在经济上要求我们(向中共)提供目前正计划给予蒋的同等规模的援助。在文化领域,还要做更大的努力。”[7?p334~338]7 月26日,赫尔利向驻苏使馆发去一份电报。希望说服苏联能与蒋介石签署条约,以支持国民党。认为,那将使中共退让。戴在向哈里曼大使呈交这份电报时,加上了自己的评论,认为赫是在痴人说梦。他说:“我们认为,苏联的影响被夸大了。延安的土生土长的力量,以及它的活力和顽强精神是无可忽视的。”

第一件事是美国情报部门需要招募一批收集新中国情报的人员。凯南派他代表国务院去推荐人选。他提出斯诺、费正清及史沫德莱等真正了解中国情况的人士。为此,“院外援华集团”攻击他阴谋向“中央情报局”安插共产党人

............

谢(John Carter Vincent)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严正指出:“......我以为,我们在越南的卷入,我们坚持有必要遏制中国,以防止我们所认为的共产主义在东南亚的扩张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乃基于我们对中国共产党的误解;缺乏对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性质以及对他们的领导人的意图的真正了解。”[5?p294]他用历史事实证明他和戴维斯都没有错。

本文关键词: , , , , , ,

3 条评论:

今日评论员 说...

不是我承认肯尼迪好,而是现在的多数左派们心里反感他反共.KERRY就是一个。左派们恨越战是恨到底了。

嘿嘿,不过呐,左派们不敢说出来。所以他们提到越战就硬要说是尼克松的“错”,骗谁呢。连肯尼迪的那个堕落的酒后驾车犯弟弟TED,也不敢张扬当年肯尼迪向越南派兵的事。

你说“承认肯尼迪的好”,为啥他们故意隐讳事实?只能说明现在的左派们背叛了肯尼迪的理想.

匿名 说...

sonny, i strongly recommend you to read more about mccarthyism and the ongoing debates over it. what mccarthy did is more than statements about communist penetration.
and, when you mention "china hands", don't forget owen lattimore.

匿名 说...

我觉得几乎所有反共的人都不知道共党最危险的危害在哪里。
共党最危险的,最具毁灭性的,最不易被人(包括共党本身)察觉的危害并不在于独裁,而在于共党(包括其理论体系)的反科学,反理性,反客观,反逻辑的假大空的情绪化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的传播将埋葬人类社会!!!你只要看看所有共产国家的人们的思想和思维就知道了。非共党统治的独裁国家,都比共产独裁国家要相对好的多。
如果一定要在纳粹和共党之间做出选择,我宁愿选择纳粹!!!
因此,铲除共党是一切向往文明社会的人的历史责任!共党的危害绝对超过恐怖主义和其它一切形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