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4日

“我要为真理,正义和美国精神而战”

家喻户晓的美国电影《超人》中有这样的一段非常有名的台词。那就是超人对Louis Lane说道:“我要为真理,正义和美国精神而战”(I’m here to fight for truth, justice, and the American way,录音)。


《超人》的这句标志性台词准确地反映了美国人的形象:那就是正派,诚实,坚守原则,热爱自由和正义,勇敢,乐于助人,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美国人民牺牲了无数的英雄儿女,把欧洲国家从德意法西斯的铁蹄下拯救出来,解放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使南韩人民免受了共产北韩和中共的残暴统治,推迟了共产主义在越南的扩张。现在,美国又在全世界范围内为铲除恐怖主义这个对人类文明的迫在眉睫的威胁而奋力作战。美国的英雄们奔赴世界各地,为了那些素不相识的异国民众的自由付出来如此多的鲜血和生命,却从来不想占领别国的一寸领土。这是世界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奇迹。这正是“我要为真理,正义和美国精神而战”!

九一一以后撰写长文痛击西方左派的意大利名记者法拉奇在《愤怒与自豪》这样深情地描述她对美国的爱:
对我来说,美国就是一个情人,不,是丈夫。对他,我总是充满忠诚,即使他没有睡在 我身边。 我关心我的这个丈夫。我不会忘记,要是他当初没有麻烦自己卷入那场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战争,我想,我今天就得说德语。我不会忘记,如果他不曾对苏联保持 警惕的眼睛,今天,我恐怕就得讲俄语。

法拉奇上面说的,正是全世界各地热爱自由、不会健忘、知道感恩、热爱美国的人们的心声,也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的美国人、爱国者们对他们自己国家的真情实感。他们完全认同“要为真理,正义和美国精神而战”这句艺术化的台词。

然而,有一些人却不这样想,在他们被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洗过的左派脑袋里,资本主义是邪恶的,而美国作为世界资本主义文明的领头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邪恶帝国。美国为世界人民所贡献的那些英雄的生命,原来不过是受了万恶的资本家的蒙蔽。在他们眼里,美国不但不能代表真理和正义,而且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名字。

正因为如此,在今年6月28日正式上映的电影《超人归来》这部《超人》系列电影的最新续集中,这样的一句著名的台词竟然被篡改了。“美国”这个让剧作者讨厌的名字被去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我要为真理,正义和所有那些事情而战” (truth, justice and all that stuff.)!

影片的剧作者Michael Dougherty和Dan Harris辨称,《超人归来》是面向全球市场的,所以必须要考虑全球观众的胃口,所以不能说“为美国精神而战”。然而,“要为真理,正义和美国精神而战”的《超人》前几集并没有在世界市场上受到冷遇,相反地,提倡美国精神的《超人》成了倍受全球影迷欢迎的电影经典。那么,这两位剧作者又是如何知道全球的影迷都会像他们自己那样讨厌美国这个名字的呢?

左派恨美国,所以他们以为、希望全世界的人们都跟着他们一起恨美国。作为人类文明主流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她的核心价值就是美国所代表的资本主义价值,包括自由的经济、自由的个人、民主的社会、等等。西方左派痛恨美国,反对资本主义的文明和价值,并且总是试图颠覆美国的价值。例如:他们反对自由经济,反对私有财产,主张逐步增加国家对私有财产和私营公司的控制;他们反对自由的,自己负责的个人主义,反而千方百计地要扩大政府的触角,取消个人的责任,把所有的个人过错推到政府和公司头上;他们反对正常的民主程序,主张通过非民选的少数法官来逐步修改宪法和实现他们的左派意识形态。。

他们当然也不希望一个强大的美国,主张美国取消国界,停止一切的军事扩张。例如参议员、2004年的民主党总统侯选人John Kerry对所有要求增加军费的议案统统投否决票,还支持美国单方面销毁核武器。这样的极左派却成了民主党的主流,当上了总统候选人。

他们鄙视美国的“爱国主义”。自由的人民出于内心的对一个自由的国度的喜爱,成了他们所讨厌的政治“宣传”。这正是电影《超人归来》篡改台词的大背景。

对于这些生活在美国,却不爱美国,讨厌这片自由的土地的左派,我有一个简单可行的解决办法,那就是马上从美国搬出去,移民到你们所喜欢的北欧或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去。

法拉奇把美国比作丈夫,正好说明了美国的“爱国主义”的精髓:那就是一个自由人的自主选择,自由“恋爱”。这样的“爱国主义”,不是左派们所能理解的。

写好此文,正好是2006年的美国独立日。美国,祝你生日快乐!美国,我爱你!


本文关键词: , , , , , , , ,

原载右派

17 条评论:

匿名 说...

“从不占领一寸土地”?
胡扯什么呢?

今日评论员 说...

对了,从不占领一寸土地。一点没错!

test的评论 说...

July 4th, 2006 at 10:41 pm

是的,美国,是世界历史的奇迹,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好的国家。正如五月花号上的为了自由信仰而不惜远离家乡的人们一样,美国是属神的子民在这世上所作的见证。他们诚实、勤劳、谦卑、正直、宽容、博爱,如今天许多千百万普通的美国人一样,度过平静而纯洁的一生。

但是,我们还应该看到,在这些人的心中,爱国主义其实不是第一位的。他们爱的更是他们的上帝,他们的宽容也来自于为世人的罪而洒血牺牲的救赎主。如果你曾被“奇异恩典”这首歌感动过,你也许能体会那其中的感受。

正如每一个国家会走向兴衰之路,美国,也会被她自己中间的杂音所困扰。美国,在把自由,正义,理想带给世人的时候,那些天生是美国人的中间,也有花花公子,有享乐主义,有自私自利者,他们和美国的左派一道,把他们的渣滓,混在美国文化里,带给了世人。

我们感叹美国的伟大时,也不应忘记她的缺陷,虽然那缺陷也许少于世上所有的民族国家。美国是伟大的,但不是永恒的。那真正永恒的,是使美国成为伟大的国家的来源。

今日评论员 说...

上关于五月花号的说法没错。但是也要看到,五月花号上的清教徒们并没有能够在新英格兰享有一片完全自由的土地。当时那还是英国的殖民地。正是独立宣言的签署和美国的真正成立,才使得这里摆脱了殖民,成为一片自由的国土。这就是我们更加要庆祝独立日和美国这个国家成立的道理。愿天佑美国!

test的评论 说...

关于美国的右派左派之争,建议作者也放宽心胸,不必拘于党派之争或者标签化,而是尽量就事论事。这样,也许能更接近真理,不失偏颇。

右派的极至,是3K党和种族歧视,与左派的极至,旧金山的嘻皮士,都不是真正的美国。

历史上,是左派的罗斯福挽救了大萧条和二战中的美国,左派的马丁路德金用生命解开了种族不解之结,左派的林肯使美国的南方北方重新统一在一起。是右派的里根,使美国重新找回了信念和自信,右派的企业家集团带来了美国无以伦比的庞大经济,右派的南方人和中西部人以及他们迁徙到东西海岸的儿女,和东西海岸的 SUBURB居民,及城市中的保守派,使得美国迄今仍是个基本上道德清廉健康诚实的社会。

美国真正的奇迹,在于两者近三百年来能够相得益彰,互相补充,互相督促。

而这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们信仰的核心,从世俗的角度说,是六个字:

憎恨罪,爱罪人。

深刻的说,这其实是很难很难的平衡。如果前者多,就是所谓右派;后者多,就是所谓左派。两者合在一起,在共同的信仰之下,也许才是一个美国的全貌。

更进一步说,没有后者,就是伊斯兰教为核心的中东文化,其极至就是恐怖主义。不强调前者,就是佛教为核心之一的东亚文化,其极至是相对主义和神秘主义。

今日评论员 说...

这个完全不同意。你不愿有立场,不能不让别人有立场。

〉〉而是尽量就事论事。这样,也许能更接近真理,不失偏颇。

当然是就事论事。比如左派反美这是有众多事实支持的常识性结论。在此问题上有立场要比不愿定立场更加“接近真理,不失偏颇”

〉〉右派的极至,是3K党和种族歧视

你这是被左派洗脑过了吧。当前在美国明目张胆地公开搞种族歧视,公开地以肤色为理由拒绝亚裔子女入学的不是别人,正是美国左派。不是你所谓的极端左派,而是左派的主流。我这是在就事论事,而你这样笼统地宣称什么种族歧视才是谬误、失偏颇。

〉〉左派的极至,旧金山的嘻皮士

有错了。左派的极致不是“旧金山的嘻皮士”。恰恰就是当今民主党的主流人物,例如那个DNC的主席Dean,例如John Kerry,Ted Kennedy, Clintons。看来你不愿就事论事,把这些主流的左派人物一个个分析过来。

〉〉左派的罗斯福挽救了大萧条和二战中的美国

你怎么知道右派来领导二战会差?举例来说,正是左派的罗斯福和杜鲁门看好中共,限制对国民党的援助
的。

〉〉左派的林肯使美国的南方北方重新统一在一起

常识性错误。林肯是共和党。

〉〉伊斯兰教为核心的中东文化,其极至就是恐怖主义

你又忽略了一个“就事论事”的事实,那就是中东伊斯兰文化的主流和精英学者们,不但大都没有谴责恐怖主义,而且和恐怖分子的意识形态论调基本一致。当前中东伊斯兰文化的主流是恐怖主义。

你上面说的虚幻的、错误的太多,不一一反驳。

test的评论 说...

咱们来统一一下术语,你说的左派是指民主党的全部吗?如果你指的是民主党的最左侧四分之一,我能同意你。如果是民主党的90%,我不能同意。今天美国的社会,两党民意各半(为何如此,欢迎讨论)。

请给出亚裔子女不能上学的具体信息。

右派同样能打赢二战,同意。

林肯的确是左派,请见今天两党的历史和来源。

不同意中东的主流是恐怖主义。应是一种土壤。

我更多的关注的是普通人的想法。不必被教授记者们蒙蔽。

今晚上没事,欢迎讨论。

关于John Kerry,Ted Kennedy, Clintons

HISTORY CHANNEL 在放肯尼迪家族的一部纪录片,有很多相关知识。TED KENNEDY 的政治立场是反战与经济、福利上的社会主义。克林顿是左偏中间的。KERRY 在KENNEDY的左侧。DEAN 与KERRY 差不多。

关于左右之争,FOX NEWS常常使矛盾以激化的形式表现出来。CNN和纽约时报也越来越PARTISAN了。

有一天,当两者彼此之间矛盾无法相容,彼此之间人身攻击,美国的伟大也就只能在历史书里寻找了。

今日评论员 说...

>> 咱们来统一一下术语,你说的左派是指民主党的全部吗?

很简单,我说的左派指的是民主党的政客们。我们讨论政治,当然是在讨论政客。不管民主党的选民们如何想,政客的倾向才是最重要的。

〉〉请给出亚裔子女不能上学的具体信息。

你不识人间烟火?民主党大力支持的大学入学的种族配额制度,造成众多的亚裔学生不能被录取,即使他们的“qalification”要远远高于其他肤色的学生。根据肤色而非“qalification”来决定,这是十足的种族歧视。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生活在虚幻世界里面?

〉〉林肯的确是左派,请见今天两党的历史和来源。

林肯是共和党的,并且就是那个从1854年延续至今的共和党的。这点没有争议。你生活在虚幻世界,或者是被左派的劣质宣传蒙蔽了。

〉〉不同意中东的主流是恐怖主义。应是一种土壤。

你这就又是不就事论事了。什么抽象的“土壤”,是个可以实证的说法吗?中东的主流是什么,要看中东伊斯兰文化的主流精英学者们是怎样鼓动一般的伊斯兰民众的。

关于John Kerry,Ted Kennedy, Clintons的极左政治倾向,还用得着看历史频道?历史频道是政治频道?你这是不就事论事,根据他们的具体政治立场来自己定论,却要依赖于别人。

bellevue 说...

今评,意大利名记者法拉奇本人是自由派。

今日评论员 说...

No, she is NOT.

ausobserver 说...

金评:仅仅是一部电影而已,上纲上线。你吹捧了半天资本主义好,这改台词既是好莱坞资本主义市场杠杆的典型范例。如今电影要想赚钱,美国以外市场是关键,考虑国际市场观众的喜好,很符合市场规律。

至于AFFIRMATIVE ACTION到你那成了种族歧视,我看可一并归入下类逻辑:

war is peace; freedom is slavery. …….. affirmative action is racial discrimination.

今日评论员 说...

>> 如今电影要想赚钱,美国以外市场是关键,考虑国际市场观众的喜好

你怎么知道“国际市场观众的喜好”?这是把自己的左派偏见强加于“国际市场观众”。

>>至于AFFIRMATIVE ACTION到你那成了种族歧视

我看你不用想什么平权法案。只问你一句:

就事论事,根据肤色而非“qalification”来决定录取,这是不是符合词典定义的种族主义?

匿名 说...

西方左派真是愚蠢至极,他们有钱,有自由,可以随意出国。为什么不到中国和朝鲜来体验一下正宗的“共产主义”呢?而且以前也没有听说美国人移民苏联(左派的圣地)。

中国人游到香港,东德人跑到西德,朝鲜人奔到南韩,古巴人游到美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但西方左派们买张机票就可以到北京或者平攘,完全没有困难。

当他们体验到共产主义的“真谛”后,可以随时回国,不用担心有叛国罪,颠覆政府罪和劳改农场等着他们。

bellevue 说...

真搞!原来是阿米蒂奇透露了 Valerie Plame 的特工身分,阴谋论了不存在。这次是错打错着

今日评论员 说...

错。Plame不是特工。

这也不是错打错着,Fitz检察官从一开始就知道阿米蒂奇是消息来源。他没有错打,而是故意打。

bellevue said...

真搞!原来是阿米蒂奇透露了 Valerie Plame 的特工身分,阴谋论了不存在。这次是错打错着

匿名 说...

“从不占领一寸土地”
现在的世界,难道你认为占领土地才是大国想要得到的么?难道你还停留在中世纪的思维?

匿名 说...

>>现在的世界,难道你认为占领土地才是大国想要得到的么?难道你还停留在中世纪的思维?


so what else do you think? free the people up? is this good or b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