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8日

惊人相似的历史:金融模型和气候模型骗局

(正體版請點擊《驚人相似的歷史︰金融模型和氣候模型騙局》)

假如有人把以下这些关于金融模型的历史事实告诉你,你是否就是马上相信他的话?
这些“高级”数学模型,基于的科学理论,是由统计学博士、金融学者们通过精心研究,使用大量的数学推导,“发现”的重大金融规律。他们的研究成果经过“严格”的“同行评审(peer review)”在正规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西方世界几乎所有的大中银行都采用该研究的成果建立他们的金融模型。这些模型都使用了复杂的数学公式和精确的数学计算,运行于各种快速的高级电脑上。所有的信用评级机构都根据类似的金融模型来为债卷评级。各大保险公司也按此来为金融债券提供“保险”。绝大多数金融专家们,股市分析师们都认可这些金融模型的推论。一言以概之: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数学专家、金融精英们都支持这些金融模型的结论。

这些电脑模型,数目不少,其理论却都大同小异.他们推导出来的结论,同样地是大同小异。大致的前提是:那些贷款买房的买主虽然可能会有时还不起贷款,但是这些人,即使其中有不少是通过说谎来获得贷款的,同时还不起贷款的概率非常、非常地低,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把这些小概率事件所占的房贷债卷作为垃圾债卷剔除,剩下的房贷债卷就神奇地变成了优良债卷!复杂多变、本应该属于混沌系统的证券市场的概率分布,竟然能够被模型“模拟”出来了。垃圾债券中的大部分,通过这些模型的处理,神奇地变成了优良债卷。根据这个“科学”结论,大量的金融衍生产品被制造了出来。基于上述假设的金融衍生产品市场,象滚雪球一样地越滚越大,把世界上众多的大银行、保险公司都卷入这个雪球。

你能不相信这些“金融模型”吗?

顺便提及:这个理论的始作俑者,原来还是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统计学博士李祥林(英文名David X. Li)。他把他首先发明的金融数学模型写成了论文,于2000年发表在《固定收入杂志》(Journal of Fixed Income)上。此人现在已经跑回了大陆,供职于中国国际金融公司(CICC),担任风险管理总监。

图:发明了CDO背后金融模型的李祥林博士

假如你相信了这些“金融模型”,并且是一个普通投资者人。你可能已经是一个受害者。这些金融模型,原来是一群不堪一击的空架子。强大的市场现实,这只看不见的手,轻而易举地摧毁了这些金融专家们自己都信以为真的谎言。整个经济的运作因此受到了重大的打击,损失数以万亿计。大量无辜的、辛勤劳动的公民们失去了工作。而那些本应按照市场本身的规则,被看不见的手狠狠惩罚的金融专家,金融公司首脑们,却被看得见的手,政治精英们的手拯救了(Bailout)。奉行极左的社会主义政策的奥巴马政府,把属于纳税人的大量财富,直接分配给了这些依靠金融模型发财的金融精英们。

历史惊人的相似:除了上面说的金融模型,还有另外的一套极其相似的“气候模型”在继续行骗。假如有人把以下这些关于气候模型的事实告诉你,你是否就是马上相信他的话?
这些“高级数学”气候模型,基于的科学理论,是由统计学博士、气候学者们通过精心研究,使用大量的数学推导,“发现”的重大气候规律。他们的研究成果经过正规的“同行评审”在正规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西方世界几乎所有的学术协会,学术期刊都已经公开的预设立场,声称人造全球暖化(以下简称AGW)的结论是他们的“官方立场”。这些模型都使用了复杂的数学公式和精确的数学计算,运行于各种快速的高级电脑上。多数气候专家们都认可这些气候模型的推论。一言以概之: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气候、科学、政治精英们都支持这些气候模型的结论,那就是AGW将要造成天诛地灭的灾难性后果。

这些“高级气候模型”的基本假设,大同小异。假定气候系统是一个“正反馈”系统。把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强度放大到原来的3倍,同时忽略其他的自然因素。复杂多变、本应该属于混沌系统的地球气候系统,竟然能够被模型“模拟”出来了,不再是一个不可预测的混沌系统。那些专家们,就像古代的占星学家们那样,能够预知100年以后的地球平均温度(精确到90%的概率值)!基于上述假设的AGW产业,,象滚雪球一样地越滚越大。只有AGW这个危机成立,才会有饭碗的各种“研究学者”们,数目激增。他们通过莫须有地宣传这个“危机”而从纳税人那里要来每年数以百亿美元计的研究经费。而各种专门以此来赢利的私营公司大量涌现,产业规模以千亿美元计。很多的这些公司名为私营,却与政府、权力阶层联系密切。他们有专门的游说集团,通过政府从纳税人那里获得大量的直接金钱资助,用于扶持“新兴产业,新能源”的增长。

让我们来看一看金融模型和气候模型的惊人相似之处:

1,他们的研究对象都是复杂的“混沌系统”。

金融系统和气候系统里面都充满了大量的随机因素和未知因素。混沌系统也包括巨量的已知可变因素。恰恰是因为混沌系统中地已知参数数目过多,他们根本不可能有数学解,因而也根本无法通过电脑来正确模拟。关于“混沌系统”的蝴蝶效应,已经揭示了,混沌系统是不可预测,不可能正确模拟的。金融模型,和气候模型,他们所做的,就是通过大量的简化,近似,假设,大大地减少了未知和已知的可变参数,硬是把不可能模拟的复杂系统用电脑模拟了。

波普尔在批判马克思主义学说时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主义灾难的根源,是人类理性的过于自信和傲慢。骨子里相信马克思主义的左派们,其中很多是有点学识的“知识分子”。他们知道的知识多了一点,就自以为是,以为他们能够同样地来计划整个人类社会的运作和前进方向。殊不知庞大的人类社会和经济,是根本不可能由人类的理性知识准确模拟、控制的。金融模型和气候模型的应用者,他们的根本问题也都是一样的:他们都自以为自己能够准确模拟极端复杂的混沌系统。并且,更糟糕,更关键的一点是,他们非要让全世界都相信他们的“学术成就”。

2,他们都被领域里面的精英们认同,背书。

人造全球暖化通过法西斯主义戈培尔式的诈骗宣传和游击站式的人身攻击手段,已经消灭了多数公开的不同意见。进而发展到了要求行业协会,科学期刊,甚至于科学基金,都公开地宣布和预设立场的地步。已故作家Michael Crichton写道,有预设立场的“科学”研究,是危险的。有预设立场的“科学”研究,不但是危险的,而且与“神学”无异。有预设立场的“科学”期刊,那就是真的是神学研究通讯了。

正是由于这些预设的立场,和全球暖化鼓吹者对不同意见者的恶劣人身攻击和游击队式的围剿,使得很多有不同意见的科学家被迫保持沉默。当代最杰出的物理学家之一的Freeman Dyson在最近的采访中不但痛斥了“气候学家”们对待批评的这种恶劣态度,还指出了他的很多同事对AGW有着同样的质疑态度。不少保持沉默的科学家,在退休以后,不用担心自己的研究经费和饭碗以后,往往公开了他们的真实态度。例如,美国宇航局的大气科学家John Theon博士,退休以前是AGW的首席“科学家”James Hansen博士在宇航局的顶头上司。退休以后,Theon博士公开宣布他是一名AGW的怀疑派;指责Hansen让宇航局蒙羞;电脑气候模型根本没有用!

众多的科学学会的组织者,在根本没有征求过会员们的意见,进行过投票表决的情况下,就发布所谓的“学会官方立场”。而媒体对AGW的法西斯式的宣传轰炸,竟然使得多数读者还以为北极冰盖在继续“加速融化”,而不是事实上的面积“同比增长”。多数受众获知的信息竟然正好是黑白颠倒的,这是法西斯式宣传的强有力诈骗成果的最好例证。

3,他们都基于一个从来没有被验证过的假设。

金融模型认定贷款人不可能同时欠款。这背后其实是假定房价只会上升,不会下降。所以贷款人总是可以通过再贷款来避免每月还款额度的提升。这个基本的假定恰恰是没有验证过的,是错的。在金融模型提出来以后的好多年内,房价的确没有大幅下降过。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假定不是事实。在经济危机来临之际,恰恰是大量的贷款人同时无法按时还贷!AGW假定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通过水蒸气的作用被放大3倍,却根本没有考虑水蒸气同时会通过云层的作用来降低气温,甚至于根本没有考虑把水蒸气蒸发到大气中所需要的对抗重力的能量来源。假如考虑到这个势能和能量守恒,那么所谓的水蒸气的正反馈效应,只有原来的10%。连基本的能量守恒定律都不考虑的电脑模型,却声称能预测未来100年的温度!

气候模型认定气候系统是一个正反馈系统。温度变高,会导致自然界的反应是温度更高。事实上正反馈系统在自然界几乎不存在。原因是正反馈系统是一个不稳定的系统,不稳定的系统根本不可能生存至今。负反馈系统才是我们看到的自然的、稳定的系统。比如在不平表面运动的一个球,当球位于一个类似正反馈的山坡上,球的高度变得越低,重力的反应是让它变得更低。最终会导致它加速远离那个山坡。最后我们能够看到的自然状况,是球位于类似负反馈系统的山谷中。在山谷中,球的高度越高,阻能越大,把它拉回谷底这个稳定状态。所有的气候模型却都假定:那个球不但会自己往山顶上走,并且越靠近山顶,反而会被一股神奇的正反馈力量加速推上去。

4,他们都经不起事实的考验。

那些曾经风光一时,无比正确的金融模型已经在无情的市场现实面前崩溃。气候模型同样地不可一世号称能预测未来。但是从1999年十年以来,全球的平均气温却没有随着二氧化碳的浓度上升而升高,反而有所下降--十年的时间被认为是衡量气候变化的一个基本长度。戈尔的科学顾问,宇航局的著名科学“活动家”,以任意修改温度测量的原始数据而闻名的Hansen博士1988年国会作证时,预测全球变暖在20年内的三种可能趋势,见下图的红绿蓝三条线。其中蓝线(Hansen C)是基于把二氧化碳的排放增长马上停止的结果。黑线是卫星测量的实际温度。二氧化碳的排放没有停止过。它在空气中的浓度稳定增长。但是实际的温度走势,却连蓝线都无法符合。

图:Hansen博士的预测(ABC三条线)与实际温度走势(黑线)

再看其他指标: 全球海冰的面积已经与1979年相当。换句话说,1979年到1998年的全球暖化自然周期所带来的海冰面积减少效应,已经被近十年的气候逐渐变冷而抵消。气候模型所预言的大气中水蒸气含量增加,没有被实际观察到。气候模型要求在赤道附近的大气层中会出现“热点效应”,也没有被观察到,一点也没有。基于温室效应的气候模型的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结论是,地球反射到太空中的太阳辐射将会降低。而卫星的实际测量结果正好相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著名气候学教授Richard Lindzen据此作出结论:气候模型所依据的正反馈假设已经被证伪

5,他们的应用,都为其背后的鼓吹者带来的巨大的利润

基于各种金融模型的金融产品(CDO等),为他们背后的交易方,做庄方,保险方,带来了巨大的,不计其数的利润。也正是这样巨大的利润,吸引来几乎所有的银行,投资人都热心地投入各种金融延伸产品的交易中来。形成了巨大的滚雪球效应。有人获利,就有人赔本。除了广大普通投资者以外,赔本最严重的,莫过于每一个辛勤工作的普通纳税人了。他们没有被征求过意见,就被迫付出了巨额的血汗钱,用于所谓的“金融救助”。

气候模型同样如此。通过鼓吹AGW化的歇斯底里,编造耸人听闻的预言,气候研究者们从纳税人那里获得了巨量的研究经费。从1997到2007年,支持全球暖化的经费高达500亿美元。预设了AGW的立场,大力鼓吹AGW的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在2010年一年的经费,就将达到创记录的46亿美元。相比之下,质疑全球暖化的经费,10年只有1千9百万美元。即使是这些相比之下微不足道的经费,竟然也被AGW鼓吹者们诬蔑为被“大石油公司”的金钱所收买!

除了这些研究经费,AGW产业的其他部分的利润还要高。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2007年的世界二氧化碳排放交易的金额,就高达640亿美元。截至2005年,依靠政府补贴的“风能”和“太阳能”公司的市值就已经将近900亿美元。AGW谎言的头号鼓吹者戈尔的个人财富,从2000年的2百万美元,急速膨胀到2008年的1亿美元。在其他经济领域里,像戈尔这样一边大张旗鼓地宣传为了“人类公益”而限制二氧化碳排放,一边又以此来谋取暴利的行为,会被质疑是严重的利益冲突。戈尔的严重利益冲突行为,却被媒体的法西斯式诈骗宣传忽略。

国会刚刚通过的二氧化碳定额交易(Cap and Trade)法案中将要起到关键作用,并且将要暴发的私营公司:芝加哥气候交易所,与奥巴马关系密切。奥巴马曾经参与对它的一百多万美元的投资决定。而戈尔控制的投资公司也拥有芝加哥气候交易所的10%股份。奥巴马和戈尔两人,正是现在推动美国的二氧环碳交易的关键人物。

本来,即使真的要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征收统一的二氧环碳税也是更好的主意。因为对大家一视同仁的碳税可以避免由政府官僚们具体主导的碳交易过程的大量权力寻租行为。定额交易(Cap and Trade)系统,只对那些确实有可行的替代技术的污染物排放(例如美国历史上的二氧化硫)有效。而化石能源目前没有可行的替代能源。风能和太阳能根本,完全不可能替代化学能源。唯一有可能替代的核能,又根本不在左派的考虑范围之内。奥巴马和民主党迫不及待地要采用不可能有实际效果的碳定额交易,而不是更加适用和公平的统一碳税,其原因不外乎碳交易能够最大限度的出租他们的权力,更加便于获取最大的利润。

6,他们都通过耸人听闻的特急恐吓来达到目的

所不同的是,金融模型的
应用者是在模型失败以后,发布一个又一个耸人听闻的恐吓来达到让纳税人为他们买单的目的。而气候模型的应用者们,则是在这个最终结局发生之前拼命鼓吹同样的紧急恐怖预言。金融模型的应用者通过所谓整个经济马上就要天诛地灭的恐吓,让国会通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救助法案,直接从纳税人的口袋里面转移财富。气候模型的鼓吹者们,现在就不断地,没有根据地,使用不可靠的电脑模型,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恐怖故事情节。其目的,同样地是恐吓纳税人,达到从他们的口袋里转移财富的最终目的。

当国会没有按照金融骗子的说法,在48小时内通过他们所要求的法案是,天诛地灭并没有发生。法案通过以后,整个经济也还是处于深度危机之中。

气候骗子们从90年代就开始恐吓大家,宣传特急的所谓全球暖化的危在旦夕的“拐点(tipping point)”。全球的平均气温却没有像他们编造的恐怖电影那样继续上升,反而有所下降

金融和气候,这两个不相干的事物,其运作的手段竟然如此相似。这是因为他们背后的运作人士都是清一色的,高高在上的精英分子。他们都讲同样的语言,参加同一个精英聚会,共享同样的大政府意识形态。他们心心相连,在他们各自的权力范围内,包括法院、媒体、国会、政府、大学、非盈利组织、大公司等等瓜葛在一起的网络里,互相帮助,互相提携。他们都深谙愚弄百姓,操作媒体,转移财富的诀窍!

7,他们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人类理性的极度傲慢,造就了上个世纪社会主义的实验,及其失败。毁灭了无数人的美好生活,青春,甚至生命。造成了人类历史上的一次重大的人祸。同样基于人类理性傲慢的金融模型和气候模型,他们的后果也是类似的。

金融模型的灾难后果,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不必多言。气候模型现在正在还在风光一时。气候模型把人造二氧化碳方便地定位为罪魁祸首,完全不顾人类每年产生的二氧化碳只占全球温室效应强度的千份之一的事实。对二氧化碳这个根本不是污染物的限制,其实就是对大家日常所使用的能源的限制。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刚通过的碳交易法案,正是要通过强制对二氧化碳收费来大幅限制美国的经济发展。该法案的通过,将使得每个美国人所支付的能源费用剧增。其实质是把财富从普通平民百姓的手中继续地转移到那些高高在上,统治美国的精英们的腰包里。华尔街日报对此的评论是:经济自杀。根据著名的传统基金会的估计,到2020年,该法案将导致两百万人失业。到2035年,一个四口之家将要多付出4,609美元的能源税收,这还是没有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是2009年的美元值。

一个文明会愚蠢到这种地步,甘愿抛弃人类所赖以谋生的80%多的能源,把这个为人类带来巨大的福利,减少了人类的各种痛苦,疾病,和非正常死亡的能源扔掉吗?这不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这是有先例的。在19世纪的50年代,东南亚地区有一个叫做“Xhosa”的文明,就是因为听信了某位Xhosa先知的警世预言,竟然把他们赖以生存的所有牲口,统统屠杀掉。作为他们唯一粮食来源的耕地,也因为这位先知的话,而被禁止耕作。这些最终造成了该文明的毁灭。生活在优越的现代文明中的当代人,是否会因为过于养尊处优,脱离现实,而做出同样的愚蠢决定?

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一直地愚蠢下去。那些“研究”精英和政治精英们可能欺骗某些人一辈子,甚至可能暂时欺骗所有人,他们却不可能用谎言来永远欺骗大家。但是,金融模型的破产不但没有损害那些金融精英,反而借口“规模太大,不能失败(too big to fail)”,通过一丘之貉的统治精英的政治权力,开始从纳税人腰包直接地转移财富。气候模型不可避免的失败,也不一定会损害那些研究精英和政治精英们的毫毛。毕竟,人造全球暖化这个产业,也已经是“规模太大,不能失败”了--历史是多么惊人的相似!他们会像以前发明的臭氧层骗局千年虫(Y2K)骗局等等一样,制造出新的骗局来继续设法从普通人的腰包里面转移财富。

1 条评论:

Kevin Chen 说...

写得很好,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