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19日

李文和是华裔美国人的耻辱

本文对笔者关于刑事犯李文和一文的补充。

有人声称李文和“认罪协议”不等于李文和被定罪。这是错误的说法。李文和认罪了( pleaded guilty)并且被定罪( Convicted Felony)。认罪和被定罪不但不矛盾,而且一般来说是必然的结果。有兴趣咬文嚼字的可以看看这篇无关的新闻: 俩人对下载盗版资料认罪,因此成为第一起刑事定罪的P2P案例

最近看到了一篇前司法部长雷诺的谈话。其中有一些有趣的事实对于原来的文章是很好的补充:

1,李文和不是无意中下载了10盘磁带的核心机密。他小心翼翼地,故意地,主动地下载了与他的工作无关的机密资料。

2,李文和下载的资料数量很大。决不是几分钟之内内完成的事情。事实上,他花了整整40小时才完成下载。

3,这些磁带被下载后,李文和把他们放在一个没有安全防范措施的电脑上。使得这些核心机密有可能通过网络输送到他的买主那里。

4,案发初期,调查人员要求李文和解释他的所作所为,他一直没有能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

5,有中文新闻报道说该案的法官对李文和道歉说他如何被美国错待。这是不准确的。该法官其实认为李文和应该受到惩罚(“deserved to be punished”)。他只是不满李文和被关押在单人小牢房里。

基 于这些新老资料,笔者可以放心地说,李文和的确是个试图出卖美国机密的叛国者和刑事犯罪。李文和应该被更加严重地惩罚。李文和案最后以9个月刑期收尾, 恰好说明了克林顿左派政府和左派法官们对于美国的安全置若罔闻,对共产党的间谍嫌疑漠不关心,因为美国左派们本来就是和共产党是同路人。

李文和是华裔美国人的耻辱。那些在共产党直接间接的影响下为李文和说话的人是在帮助共产党离间华裔美国人,从而直接地伤害了华裔美国人群体的利益。

今日评论员论李文和原文


本文关键词: , , , ,

2 条评论:

今日评论员 说...

如你所言,李文和怎么会把他明知机密和宝贵的磁带“扔进垃圾筒”,并且再也找不到了?

再者,在该领域的论文发表应该都会经过审批的。并且, 既然是发表论文,都是在领域内公开的。李文和就不怕他的同事们怀疑他?

再者,关于"日后离开国家实验室后大量发表论文". 似乎李文和这样的人并没有要离开实验室的说法. 这些政府机构里的高级科学家, 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可以一直干下去, 不必担心饭碗问题.


酒摄 wrote:
我倒不认为李文和是CCP间谍。他有私心:他下载的资料对他日后离开国家实验室后
大量发表论文有帮助。也就是说他想借助这些资料扬名立万。而这正是华人所不注
意的行为:不是你的东东就别拿回家,哪怕是别人不用的。

匿名 说...

美政府要员解说李文和案


美国国内对政府对李文和案的起诉是否正确,认罪协议是否有道理,李文和在狱中受到的待遇是否公平,李文和是否受到种族歧视等问题,要求政府有关部门做出解释的呼声愈来愈多,甚至出现了大量不满的声音。为此,美国国会参议院9月26日举行了听证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哈奇参议员说:“美国人民应该了解,也有权了解政府在这个案子中的行为,帕克法官9月13号在认罪听证时对政府提出的批评和媒介的各种评论应该得到答复。”

在听证会上作证的都是有关的政府官员。他们一致表示,政府对李文和的起诉是正确的,与李文和达成认罪协议只是因为这样做最符合国家利益。司法部长雷诺说:“李文和博士并不是英雄。他并不是一个丢三拉四的教授。他是个罪犯。他犯下了非常严重的、精心计划的罪行,而且他认罪了。他滥用了美国人民对他的信任,使我们一些国家核心机密处于危险之。”

雷诺否认新闻媒介的一些报导,说李文和原来根本没有表示自己的行为有任何过失,也没有表示过会讲清楚那些电脑磁盘的下落。雷诺说:“不管你们在报纸上看到了什么,在达成认罪协议之前,李文和博士从来没有说过他会承认他有过犯罪行为,他会认罪,他会告诉我们那些电脑磁盘的下落。政府与李文和博士达成的认罪协议使我们得以了解那些美国最重要的核武器设计和试验的电脑磁盘的下落。”

在听证会上,专门负责对李文和起诉的检察官诺曼.贝也出席作证。不过他的证词基本上是介绍自己的父母和自己成长的过程。诺曼.贝的父母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裔美国人。诺曼.贝在作证时强调自己的华裔背景似乎是想佐证,政府起诉李文和并不存在种族歧视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国会共和党人与政府完全一致。谢尔比参议员在被问到李文和是否由于华裔背景而被起诉和受到这种对待的时候,他坚决地表示,绝对不是。

联邦调查局局长刘易斯?弗利坚持认为:指控李文和的59项罪名均可得到证明。弗利在事先提交给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和司法委员会9月26日举行的特别联席会议的证词中说,“让我尽可能强有力地说明,联调局和司法部坚持对李博士的起诉书中提出的59项控罪中的每一项指控,这些控罪中的每一项在1999年12月皆可得到证明,它们之中的每一项今天亦可得到证明。”他说:“不论对监禁的条件或调查工作的某些方面提出了什么批评,我们首先必须牢牢记住:确定我们丢失的核武器秘密的下落,过去是、现在仍是致使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的首要因素。”

弗利说:“尽管我们仍然确信我们本来可以在所有59项指控上给李文和博士定罪,但是我们也确信,认罪协议可以提供最好的机会获得有关情况,以便全面评估李文和博士给国家安全带来的损害。”他在国会作证时极力为政府处置起诉李文和一事的做法辩护。他争辩说,后来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促使政府作出了与他达成认罪减刑协议的决定。这是出于两个理由:一是为了防止有关核秘密的机密资讯在公开法庭上透露出去,一是因为李文和同意在宣誓担保的情况下说明他是如何处置他下载到手提电脑磁碟上的大约40万页资讯的。尽管如此,起诉这位科学家的论据仍然是异常强有力的。

一些人指责说,监狱中给李文和戴手铐脚镣是不必要的,政府这样严酷对待李文和是想进行逼供。联邦调查局局长弗利说:“这些指责毫无根据。李文和博士不是由于他是亚裔美国人而被起诉和关押的。作为司法部长和联邦调查局局长,我们很自豪地说,我们的机构是公平的执法机构,我们绝对不会允许种族歧视和对某些种族人士的特别起诉。”政府方面也坚决否认了李文和被指控和被关押与他的华裔背景有关。

参议院还将就李文和案的处理方法举行秘密听证。但是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舒莫认为,李文和一案的传说很多,争议很大。最好的办法是任命独立调查员进行调查。舒莫参议员说:“我将要求取消国会听证,而由司法部和司法部长任命一个独立调查员,我们等待调查结果。只有独立调查员才能使人们感到进行了全面、彻底和公正的调查。国会和司法部本身都不行。”舒莫参议员表示,他已经将他的要求交给司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