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10日

左派当政会影响我们和子孙后代生命安全的活生生实例

左派总统克林顿当政时,委任了一名左派联邦法官,叫“James Robertson”。这位Robertson法官当初在克林顿遭受调查时就曾经驳回了Starr的一个指控,大大地帮了骗子总统一回.

这位Robertson最近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判决:在阿富汗战场上俘获的一个来自也门的恐怖分子Hamdan也必须享受维也纳公约所规定的战俘待遇,必须享受用纳税人的大把金钱雇用的律师。这位Robertson还判决说国际公约的地位不但高于美国的国内法律,而且高于美国的宪法!(参见http://www.foxnews.com/story/0,2933,138132,00.html).

维也纳公约的常识告诉我们,所谓的战俘待遇只适用于合法的正规作战人员,他们的起码条件是:必须穿正规军制服,不得伪装成平民;不得混杂与平民中间.必须为具体国家作战;不得以平民设施,如医院,学校等作掩护.对于那些伪装成平民的作战人员,即使他们是正规军改装的,也不享受战俘待遇.事实上,在过去的战争实例中,这些作战人员一旦被俘获,是可以被现场处决的--一点也不违反国际法.

看看这位左派联邦法官同情的恐怖分子Hamdan呢?首先,他到底是为哪个国家而战呢?答案是,没有!制服的问题当然是谈不上了.而且,Hamdan已知是恐怖组织的成员.如此等等,他显然不可能是"战俘".这并不需要多考虑,一个有着普通智商和维也纳公约常识的人都能判断出来.

这位左派联邦法官自以为自己是精英,可以不顾基本的法律条文,常识,任意地按照左派们的意识形态,而不是法律条文来判决.本评论员认为,这位Robertson应该被弹劾.

仔细想一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本拉登早在911之前N年前就已经对美国宣战.恐怖分子们正在,和决心要屠杀象你和我一样的无辜平民,可以不择手段,残忍至极.而左派法官却宣布说我们必须给他们请律师,让他们可以旷日持久地和人民的代表,联邦政府打官司!在恐怖分子们不择手段地试图摧毁西方文明的同时,我们的左派法官们在不择手段地给他们提供机会.长此以往,恐怖分子一定会越战越高兴,因为他们不是傻瓜,他们知道文明社会里有各种各样的左派白痴,因而文明社会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他们一定会利用这些"有用的白痴"的!

仔细想一想,如果再有N个这样左派总统当政,委任N*N个这样的对恐怖分子很"有用"的白痴法官,我们生活在美国的子孙后代的生命安全不值得担忧吗?这是一个左派当政会影响我们和子孙后代生命安全的活生生实例.

仔细想一想,在经过这N个左派总统以后,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还存在吗?只要这些总统签署N*N个国际公约,再由个把白痴法官宣布这些国际公约高于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即使右派总统后来当政了,又能如何呢?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已经是一纸空文了。左派颠覆西方文明和美国社会的图谋已经实现了!这位左派法官刚刚做出的判决的确是提供了一个左派当政会影响我们子孙后代安全生活的活例。

1 条评论:

今日评论员 说...

判决书全文在此:

www.dcd.uscourts.gov/04-1519.pdf这位左派法官活动分子的判决依据是,日内瓦公约有一条款规定所有被俘人员都应该被先假定为战俘。

这个条款,即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也不是一个有争议的文本。这是一个大家,包括美国政府都清楚的常识。

问题是,在实际的战争过程中,俘获这些非法武装人员(在本案中,是恐怖分子)的军方有权根据他们自己的正常程序来判定这些非法武装不是战俘。这既是多年来的惯例,也符合战争中的常识。

这位左派法官活动分子的判决事实上是想否定美国的总统在战争过程中有权决定战俘的状态。一个联邦民事法官,居然能管辖总统对于非美国公民,不在美国国土上的恐怖分子的战时处理。这严重束缚了布什总统打击国际恐怖分子的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