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22日

《华盛顿观察》成了美国左派的传声筒

《华盛顿观察》周刊2005年第15期由李焰编写的一篇文章被因特网广泛装载。这个李焰就是上次撰写虚假报道的那位《华盛顿观察》责任编辑(注一)。

正如以前那篇文章的标题一样,此文的标题就充斥了偏见和宣传的味道:“谁篡夺了美国经济增长的成果?”。这样的标题不尽然人想起来共产党的宣传里面所描绘的资本主义的罪恶,资本家是如何剥削可怜的工人阶级的劳动成果的,等等说教。看来这些没有根据的谎言不只是共产党的宣传,也是美国的左派的“talk point”-- 何其相似乃尔!

可是,证据呢?

"自1973年以来,5%挣扎在美国收入最底层的家庭发现,他们每年的收入减少2%;而美国40%收入最少的家庭32年来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收入增长。然而,美国最富有的5%的家庭收入则有1.1%的年均收入涨幅。"

这里作者忽视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美国社会的特点是,俩头小,中间大,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主流,真正的富人或穷人其实只占一些部分。换句话说,美国社会是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社会财富主要由广大中产阶级拥有。而此文却根据美国最富有的5%和最贫穷的5%家庭的收入变化情况来做出了美国贫富不均“继续恶化”的谎言。一个简单的问题是,最贫穷的5%家庭说减少的收入(或者是少增长的收入)总额,和最富有的5%家庭增加的收入(或者是多增加的收入)总额,他们匹配吗?这样的最基本分析,作者也没有提供;却企图说明最富有的5%剥削了最贫穷的5%。这里面的偏见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有一天,美国的广大中产阶级的总收入减少了,而从纯数字上看,“最富有的5%”的财富同时增加了,那才能说明问题。


接下来,作者把现在的就业水准和2000年相比:

如果按照2000年的就业增长水平,如今本该有450万新的就业机会被创造出来。

啊,又是那繁荣的2000年,左派至今引以为荣的骗子总统执政下的伟大业绩?这是什么样的繁荣?这是左派们通过鼓吹,鼓励泡沫经济,纵容上市公司诈骗和腐败,疯狂花费前两任共和党总统打赢冷战所挣来的和平红利,人为制造的虚假繁荣。即使是这样的虚假繁荣,也没能持续多久,股市已经见顶回落--靠欺骗得来的东西毕竟是长久不了的。

作者是如此地基于民主党作宣传,以至于他急于引用一个前民主党官员的谎言:

“从历史上看,共和党的政府支持的是大工业家的利益。相反,民主党和工会联系更紧密。虽然这一趋势并不绝对,但民主党政府更关心美国社会的收入不平等问题。”

这第一句话是彻底的谎言,看看去年大选时共和党所得的选票,共和党所支持的,以及共和党的支持人群,基本上就是上面说的住在城市郊区的美国广大中产阶级,广大辛勤劳动,交税,养育子女的传统“劳动人民”。这第二句话倒是对的:民主党和工会联系紧密。问题是,这如何说明民主党关心穷人呢?工会成员的薪水怎么会低呢?同样的一个工作,工会成员的薪水要比非工会成员高出来很多。工会成员的薪水被人为抬高了,非工会成员的薪水自然会降下来。民主党特别关心工会的特殊利益,那只能说明民主党关心的只是他们的选票。

最后,该文对于并不存在的所谓贫富悬殊差距拉大大问题的解决方案也很奇怪:

首先政府可以使用“大棒”政策:从联邦到各州,都能采取一些政策鼓励更多的高收入工作,如,提高最低工资,颁布福利法案……强迫雇主长工资。同时,兼顾使用“胡萝卜”政策,对为低收入雇员提供升迁或培训机会的老板给予税收奖励或是补贴。最后,利用职业中介这类第三方组织提供技术性支持。

这就是说,一个人劳动力的价格,不由市场通过自由竞争来发现最优配置,却要由一小撮左派政治精英通过出卖选票的方式来决定。解决贫穷问题的根本途径是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经济;左派们搞社会主义国家,政府控制市场,什么时候能搞好经济过?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文章可以说一点没有介绍一点对立的观点,连《华盛顿观察》以往假装出来的公平报道的摆设也免了。看来《华盛顿观察》下决心要做一个彻底的美国左派的传声筒。


本文关键词: , , ,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谁篡夺了美国经济增长的成果?

“过去的30年中,美国的经济增长只是‘养肥’了那些站在收入阶梯顶层的人。”华盛顿自由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经济学家希瑟?鲍施伊(Heather Boushey)说,“目前美国的贫富差距问题并非是几只‘肥猫’把美国的收入水平抬高了,而是余下的大部分美国人几乎看不到自己收入能增长的机会,甚至是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工资因通货膨胀一年一年往下掉。”

在她的《美国梦怎么了?》一文中,鲍施伊认为美国的经济增长和收入水平间的纽带已被严重撕裂。《纽约时报》的最新调查发现,美国179个大企业的CEO们2004年平均挣到了一千万美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工人的年收入却低于3万美金。换言之,CEO们现在挣的钱是普通工人的250倍。

“美国政府要为日益扩大的收入断层负上首要责任,尽管不是全部。”前美国劳工部首席经济学家,乔治敦大学公共政策协会教授亨利?霍哲(Harry Holzer)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新技术革命、全球化趋势都是导致(美国)劳动力市场的收入不平等加剧的原因,但在公共政策方面,政府有更多的责任和能力通过立法的形式改变这一局面。”

被扭曲的美国梦

自1973年以来,5%挣扎在美国收入最底层的家庭发现,他们每年的收入减少2%;而美国40%收入最少的家庭32年来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收入增长。然而,美国最富有的5%的家庭收入则有1.1%的年均收入涨幅。

即使是在1990年代--美国经济全球“一枝独秀”的好年景中,如此严重的收入不平衡也没有根本性的改变。21世纪初,美国的经济衰退将贫富差距的壁垒越筑越高。5%收入最低的家庭如今每年都要少1.9%的进项,2002年到2003年之间,这些家庭平均只拿到了17984美元。而那些处于高收入阶层的家庭则将86867美元放入腰包。

“如果你的工作每小时平均只能拿7美金,一般雇主也不会向你提供任何福利。”霍哲揭示道,除了单纯的工资收入,贫富不平等还表现在连带的福利制度上。因此,很多人只好参加社会上的医疗保险项目。鲍施伊提供的数据证明,高收入阶层更可能从雇主那里得到医疗保险,而低收入者只有三分之一能拿到。

基于此,罗特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经济和公共政策教授威廉姆?罗杰斯(William Rodgers III)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采访时说:“贫富不均的继续恶化将给美国带来双重后果:一是美国经济的长期不健康;另外,美国的整体繁荣指数也会下降,教育,健康等社会福利水平会被影响。”

在霍哲看来,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更可怕的是,美国社会的不平等会从根本上扭曲美国人最引以为傲的“美国梦”。

“美国梦的实质在于:即使社会上有贫富差距,人们收获不同,但所有人得到的机会是均等的。”他说,“而如今美国贫富差距显著的深层次原因,就是人们无法得到平等的机会。长此以往,整个美国文化的构筑基础就会出现严重倒退。自由贸易将被质疑,人们的生活质量将下降,社会肌体也不再是健康的。”

驴象两党谁更“亲民”?

美国进步中心的数字表明:从2003年起,美国经济开始复苏,GDP到2004年长了3%,生产力提高了4%。然而,这些并不能挽回劳动力市场的低迷。从2001年到2005年三月,美国只创造了41万5千个新工作。如果按照2000年的就业增长水平,如今本该有450万新的就业机会被创造出来。

在解释如此就业‘怪圈’时,罗杰斯首先认为“美国经济在国际市场上的表现并不尽人意。我开始研究这个问题时,还只将注意力集中在贸易赤字上,但和过去几次复苏对比之后,我发现最近从欧洲到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正在急剧下降。最后,医疗成本的提高加重了雇主招聘新员工的犹豫。”

“其次,美国从2001到2003年的减税政策是面向高收入阶层的,饱尝分配不均之苦的低收入阶层并没有捞到什么实际的好处。”罗杰斯说。

“再次,看看美国这几年的财政状况:债台高筑只是表面现象。”罗杰斯说,“当你和过去的经济复苏相比,你就会发现这一次情况有多么的独特。深挖一下数据,美国财政预算都花在哪里了?虽然联邦政府的支出与日俱增,但可惜并没有太多是用来提高就业的;而在地方层面上,不仅各州县的财政支出在锐减,就是教育社会机构也在缩减。这些直接造成了工作机会的流失。”

“就业增长的迟缓反过来会抑制经济的复苏。”罗杰斯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因此,美国政府急需改善的是他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比如,拿出钱来稳定美元的汇率,有效应对目前油价飙升的局面,花钱帮助低收入家庭克服这些与日常生计相关的问题,让他们也能分享到减税的好处。”

由于政治价值观的差异,驴象两党对于如何处理美国穷人和富人之间的不平等各有一套理论。而这种文化认知,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对这份政治责任的不同担当。

罗杰斯在接受采访时揭示了美国经济如今的尴尬处境:“美国目前的经济增长非常顺利,在这种情况下,高呼‘收入差距在扩大’恐怕是曲高和寡。我的同事会说,如果美国经济更繁荣,我们就会更愿意建筑一个平等社会。”

“从历史上看,共和党的政府支持的是大工业家的利益。”霍哲说,“相反,民主党和工会联系更紧密。虽然这一趋势并不绝对,但民主党政府更关心美国社会的收入不平等问题。”

然而,从对美国梦的不同理解出发,罗杰斯分析道,“美国的右翼自称相信美国梦,也相信只要努力工作,就能实现这个梦;而左翼在本质上虽然相信这一切,但他们同时承认,美国社会中有很多制度障碍(barriers)不是仅凭个人努力就能跨越的,比如你所处的地理局限、你所在的族裔所受到的社会歧视。”

“我的个人定位是自由派,但是在阐述贫富不均的政治责任时要非常小心。”罗杰斯说,“人们总在寻找新颖的、有创意的解决贫富不均问题的方案,但是我个人认为,答案就存在于它所面临的问题中。当你在即使是很小的程度上改变税收、政府支出或是收入政策时,或许并不会对政府和国会造成很大的冲击,但都会对整个美国社会,所有美国的家庭造成深远的影响。”

怀才不遇是老板的错

“我们的研究发现,美国人不仅仅是工作技能和收入能力导致了低收入,还是因为他们的雇主。”霍哲说,“换言之,即使你有一技之长,也可能在劳工市场上不得志,因为你的老板给你定下了刻薄的工资条件。”

霍哲说,在同等行业中,有些雇主要比同行们慷慨。比如,在零售贸易中,百货公司和超市要比餐馆和其它小生意付的工资高。在医疗界,医院的待遇就是比护理中心好。另外,老板们各有一套人才管理主张。“高层次”的老板间竞争的是员工的生产力。他们愿意开出高薪、好福利等条件激发员工的创作性及对企业的忠诚度。相反,“低层次”的老板间更倾向于在如何降低成本上竞争,他们宁愿接受员工不尽人意的工作表现和频繁的人员流动。

“让人扼腕的是,美国许多低收入者没有找到‘高层次’老板的机会。”霍哲一语道破问题的关键,“除了个人技能的缺乏及其在劳工市场的限制,他们还被各不相同的原因制约。有些是地理和交通的问题,比如好工作往往是在富裕的城郊,住得远的人机会就小;有些是信息资源的缺乏;也有的是弱势群体受到歧视,如女性和少数族裔。”

如何改善这一点?罗杰斯向《华盛顿观察》周刊提出:“贫富不均是美国长期片面追求更繁荣的经济和美国在世界上竞争力的提高所付出的巨大代价。美国人应该对如何制定更合理的经济政策而承担起责任,从总统、国会到各州的州长、市长、市议员,直到社区,非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应该一起合作,加强对美国劳工的培训,完善就业市场,避免经济成长的短视。一个可行的方案是,让联邦政府、州政府和私营企业一起坐下来,讨论问题,共同制定策略解决问题。”

霍哲则说,对这一问题应该负起主要责任的美国政府是可以有所作为的。首先政府可以使用“大棒”政策:从联邦到各州,都能采取一些政策鼓励更多的高收入工作,如,提高最低工资,颁布福利法案……强迫雇主长工资。同时,兼顾使用“胡萝卜”政策,对为低收入雇员提供升迁或培训机会的老板给予税收奖励或是补贴。最后,利用职业中介这类第三方组织提供技术性支持。

李焰,《华盛顿观察》周刊(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第15期,2005/04/20

bellevue 说...

美国贫富不均继续恶化,美国梦在褪色,这是《华尔街日报》也在感慨的事实,你也要强词夺理硬是不承认?怎么跟中宣部缘木一个德行?

自己反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