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7日

不是宗教入侵政治,而是左派没有原则--兼评左派亲共人士龚小夏

去年的总统大选辩论中,布什坦率地说明,他在做一些重要决定时,心中有一个更高的权威指引着他:

史弗:布希总统,请问你的宗教信仰在决策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布希:首先,我的信仰在我的生命中非常重要。……祷告和宗教支撑著我。在担任总统期间的各种风暴期间,我因此而获得安宁。……我相信上帝要每个人都获得自由。那是我所信仰的。那也是我的对外政策的一部分。在阿富汗,我相信现在那里的自由来自上帝的赐予。


这个说法引起了左派的骚动。例如毕业于哈佛大学,曾经是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主任的左派分子龚小夏,专门发文以此大骂布什把宗教引入政治

这样的责难经不起简单的推敲。人的任何行为和决定,都会是基于某种特定的信仰。这种信仰,不是基于宗教,就是基于无神论,或是基于人心中基本的道德信仰原则。什么原则信仰也没有的,例如怎么说对自己有利就说什么话的克林顿和John Kerry,其实也有一种特定的信仰,那就是不讲原则,彻底的机会主义。如果我们承认信仰宗教和信仰无神论在政治上是没有优劣之分的,那么有什么理由指责有特定信仰的布什是把宗教引入政治呢?难道把无神论这种特定的信仰引入政治才是对的?难道把机会主义这种信仰引入政治才是对的?

当被问到这个非常个人的问题时,布什如实回答了。这更加说明他的诚实。至少,在信仰的问题上,真诚、简单的小布什要比只信仰机会主义的John Kerry更有资格得到那个工作。

左派们的骚动恰恰说明了,他们大都象他们的代表,克林顿和Kerry那样,没有什么真正的原则立场和信仰,当然,除了机会主义。

顺便说一句:这个龚小夏不但是个极左分子,她也是一个出了名的亲共分子。她也曾经多次诋毁1989年的六四事件中的学生;对她的采访是左派影片《天安门》的主要论据之一。据权威的美国国务院的人权报告,她被中共批准入境,却又撒谎说回不了家欺骗读者。她还曾经帮助中共专程去美国参议院游说无条件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案。从哈佛出来这样的左派,印证了本评论员曾经说过的哈佛是左派酱缸的说法。这样的一个左派同时又是亲共分子,也印证了本评论员多次说过的美国左派和共产党是同路人。这样的人竟然当上了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主任。可以想见自由亚洲电台的粤语节目会是如何地糟糕,至少在她当主任的时候。本人没有听过这个节目,还是有请听过的网友评论。


本文关键词: , , , ,

56 条评论:

AusObserver 说...

哈佛是自由派的大染缸,呵呵,小布什是HBS里出污泥而不染

看你是个誓死捍卫伟大领袖的架势,想必你也是支持将intelligent design列入学校生物课课程吧。

今日评论员 说...

你说对了。平庸之辈只能随大流,例如王丹。个别杰出人物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则,才能“出污泥而不染”。

匿名 说...

我支持进化论,不过和AusObserver这种二傻不太一样,我是了解进化论才支持它,AusObserver对进化论的理解也就是初中自然课水平,不过是惯于装出一副先进跟班的架势而已。

不过有这种拥趸也能凑人数。

ausobserver 说...

偶只问了一句是否支持将ID列入生物课课程,便是对进化论的理解二傻初中水平?呵呵,倒是想听听你的高见。

匿名 说...

左派是有原则的,它的原则是反对上帝。

所谓「政教分离」请看九谕的「美国的所谓“政教分离”是怎回事」。这是左派发明的口号,不是宪法,以口号原文separation of state and church来看,最多只可解释为“国家和教会分离”而已。

实际上宪法原意是宗教自由,说“国会不可立法重视某一宗教,或禁止它的自由活动”也就是说不可立法规定“国教”,宗教必须自由。第一修正案是保障宗教、言论、新闻、集会、请等的自由。
叫这些左仔自由派太斯文了。最多给他们一个放纵派。按他们的老祖宗列说,“有用的白痴”。

那个ausobserver看来很intelligent,它的大作也是一个好设计、好局啊。实验可以重的是科学,evolution 和intelligent design 那个不是科学呢?

今日评论员 说...

同意九谕和你的说法。我以前曾经也以为宪法规定「政教分离」。把宪法翻出来读了一下,发现我受骗了。

宪法该怎样,就是怎样。岂能按照左派所说的可以任意演进?我支持诚实地解读宪法;宪法的演进只能通过修正案实现,而不能通过几个非民选的法官任意解释来实现。

AusObserver 说...

intelligent design是科学?忘了个“伪”字吧。

AusObserver 说...

http://en.wikipedia.org/wiki/Intelligent_design

Despite ID sometimes being called Intelligent Design Theory,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has said, intelligent design "and other claims of supernatural intervention in the origin of life" are not science because their claims cannot be tested by experiment and propose no new hypotheses of their own, instead they find gaps within current evolutionary theory and fill them in with speculative beliefs.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does not recognise ID as a scientific theory and considers it to be creationist pseudoscience.

今日评论员 说...

别的不说,这个wikipedia可是你们左派的大本营。那里的说法也能当依据?等我有时间写一篇“wikipedia是左派百科全书”。

匿名 说...

To ausobserver,
Applying your quote of "are not science because their claims cannot be tested by experiment",the question is has evolution been tested?

AusObserver 说...

Wikipedia是不是左派大本营偶不知道,反正那玩意是自由免费的,谁都可以上去编辑,这个阵地右派不去占领那是活该。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说ID不是科学,你说它是科学,偶这一个初中水平二傻该信谁呢?

进化论不是完美无缺的,(哪样科学理论是完美无缺的?否则科学家都可以歇业了),但现代生物学、基因学均以充分的实验证据证明进化论是迄今为止最能合理解释物种起源进化的科学理论。

匿名 说...

So evolution is a theory. About life starting on its own, a scientist says this:"Amino acids would have to be arranged in an exact sequence to form a protein...just like the letters in a sentence. Mere laws of chemistry and physics cannot do that. The probability of a protein forming by chance would be 10 to the power of 64(10 with 64 zeros after it) to 1!" If the amino acids avail themselves a chance in every second, the number of chances to form a protein in one year are 1/3 of 10 to the power of 7, that of one million years, to the power of 13, and that of a trillion years, to the power of 19 only!
Many people assume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to be true. But can it be scientifically proven? Something is considered scientifically true only it can be repeatedly verified under laboratory conditions. The claim that life sprang up on its own out of a long impersonal process cannot pass this test of truth. That is why evolution remains only a theory.
Why can't we give the theory of intelligent design a place or a chance for study?

bellevue 说...

Bill O'Reilly 前几天在自己的节目中说进化论是科学、ID 至少到目前没有科学证明只能作为信仰。他反对在公立学校教ID。

请今日评论员写一篇《论FoxNews是左派大本营以及Bill O'Reilly是伪天主教徒》的雄文,呵呵。

bellevue 说...

而家龚小夏唔捞了?甘边个做返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主任呢?

AusObserver 说...

BILL OREILLY 是个相对诚实的右派,有时被指出错了还能谦虚承认,去年大选时采访布什提的问题还挺尖锐的。

AusObserver 说...

最经典的当属开战前Bill O’reilly 信誓旦旦的要是伊拉克没有WMD,他就(大意是)I will never trust President Bush again. 也不知道后来怎么给自己收场了。

今日评论员 说...

Bill O’reilly是谁呀?是不是就是那个去年否定快艇老兵, 亲Dan Rather屁股的某主持人?否定快艇老兵,亲Dan Rather屁股的名嘴也能算保守派?这是你们左派最喜欢的保守派吧?

真的保守派还是快点改看Sean Hannity吧.

AusObserver 说...

开始舍帅保车啦,高。

今日评论员 说...

你算了吧。我对bill的看法一贯如此。

bellevue 说...

对于我来说已经右得可以啦!勉强还讲点道理,不象邓小平的同志(就是那篇《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下来》的作者)那样不讲道理。

不过澳看,我这儿也需要你帮忙了,这里有一篇痛骂自由派连带PBS的文章,能否反驳一下?PBS我还是要看的,谁不看《芝麻街》?可是这人的文章,不太好驳 。。。

史东:PBS《赤字中国》与美国自由派的继续堕落

作者?史东

【19日讯】 当代社会最大的一个讽剌莫过于西方社会自由派(Liberals)的彻底堕落。目前,自由派阵营里执掌牛耳的领袖人物大多是上个世纪60-70年代成长起来的左派激进分子,如德国的施罗德、费舍尔、美国的乔姆斯基、比尔?莫耶尔,和一大群口号振天的tenured大学教授。这些人自以为代表了世界和平与进步,反对以美国为代表的促进人类自由人权民主的国际路线,以反美、反霸、反战、反全球化为幌子,极力为世界上各式各色的专制独裁提供公开或巧妙伪装的遮羞布。

从中国出来的人都知道,在西方,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划分与中国、东欧的划分恰好相反。在西方,保守派往往坚决反共,而中国东欧的坚决反共的人士却都是一些自由派,如捷克的哈维尔、波兰的瓦文萨、前苏联的萨哈罗夫,中国的魏京生、刘晓波和徐文立等。相反,中国主张维持中共政权的保守派和“新左派”反而又和美国的自由派在维护共产政权上不谋而合,难分你我。

在美国,除了大学校园外,最能代表美国自由派主张的机构就是美国的公共电视系统 (PBS,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几十年来,PBS制作播放了大量有关中国的节目,对美国公众的对华态度发生了无与伦比的影响,可以说,美国最关心中国的社会精英集团,如律师、经理、大学师生、作家、政府职员等,其对中国社会的理解和舆论取向,几乎全部来自PBS的中国节目。PBS电视网站是美国最大的电视网,覆盖全美国,一共有349个电视台。以波士顿(WGBH)、华盛顿(WETA)、旧金山(KQED)、洛杉矶(KCET)、纽约(WNET)、芝加哥(WTTW)、费城(WHYY)和西雅图(KCTS)为主要制作中心,几十年来该系统花了大量功夫和资金,在中国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播放完全反映美国自由派观点的中国节目,其影响之深远实在令人震惊。上个星期中国元宵节前夕(2003年2月13日),PBS又一次推出力作,在全美国各地的黄金时段以两个小时的时间播放了 Sue Williams 制作的大型纪录片《赤字中的中国》(China in the Red),之后立即引起巨大反响。

Sue Williams是PBS中国题材节目的老将,她第一次在中国历史的关键时刻出台为PBS讲解中国的时候是1989年6月。那时,整个中国在沸腾,无数的中国公民为了过一个更加自由,民主和清廉的生活走上街头,以天安门为中心抗议中共政权,继续1956年匈牙利人民、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和1980年代波兰人民的抗争传统,向一个武装到牙齿的专制政权发起挑战,公开打出民主自由的口号,并在独裁者毛泽东的巨幅画像下竖立起了民主女神像。对于中国人民勇敢的反共举动,美国的自由派十分不舒服,他们觉得中国人民对自由民主的追求迎合了美国保守派企图“颠覆人民共和国”的阴谋,认为中国的学生太冲动,中国的人民不懂得中国的历史。于是在几百位(甚至上千位)中国民运斗士被中共枪杀于天安门广场的血迹未干之际,在中共全面追剿“反革命暴徒”的歇斯底里之计,在全美国人民对中共6.4屠杀极端愤怒之计,美国的PBS推出了 Sue Williams 制作的大型纪录片《革命中的中国》(China in Revolution),以“客观冷静”的历史分析,向激愤的美国人民讲中共党史,以十分同情中共的情调,解释在天安门开枪行暴的那一些共产党人,原本是一群“为真理而奋斗”的进步人士,是饱受了世界上最保守的反动势力(国民党及其美国保守派)迫害的一群中国人民真正拥护爱戴的领袖。

本人当时正在美国一个十分自由派、毛派分子成堆的大学读研究生,上上下下的自由派分子把Sue Williams和PBS当作英雄,认为这一回《革命中的中国》又把中共6.4大屠杀激发起来的美国反共情绪压了下去,美国大众又因此而对中共政权和中国社会有了“政治正确”的理解和“历史的眼光”。之后不久,为了彻底解脱中共,PBS又推出了爸爸是美共援华专家韩丁、本人是文革红卫兵的Carma Hinton制作的纪录片《天安门广场》(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把6.4大屠杀的责任毫不客气地推到“骄横、冲动、幼稚”的中国学生领袖身上。

十几年后的今天,东欧已经解放,苏联已经垮台,台湾进步繁荣,民主自由人权之花在布拉格、华沙、莫斯科、台北、汉城各地到处开花结果,而为了挽救中共政权的“经济改革”在中国已严重触礁,失业、腐化、贫富差距等巨大问题又迫使人们回到共产党政权合法性及民主自由人权在中国是否应该立即实行的核心问题。在这个中国历史的关键时刻,PBS又推出Sue Williams来做说客。这就是《赤字中的中国》出笼的国际大气候。

《赤字中的中国》花了三年时间,对生活在中国几个不同层面的十位人士进行追踪报导,着力描述中国经济改革和全球化过程中的社会代价和个人痛苦。整个影片对中国人民的艰难困苦充满了同情。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对影片中十位人物会产生强烈的感受。

但是,Sue Williams的良苦用心并不只是在于同情中国人民的疾苦。对于普通美国老百姓来说,“赤字中的中国”最大的观后效果和64大屠杀时播放的《革命中的中国》一样,在于美化中共政权,将中共的种种制度性的暴行逆施又一次放到“历史的眼光”之中加以平淡化甚至合法化。看过《革命中的中国》后,一般的美国老百姓很难再将“共产主义政权”和刚刚开枪杀人的中共领袖集团看成是杀人不眨眼的共产党暴君。同样,看过《赤字中的中国》的美国老百姓,也很难对慕绥新这样的共产党恶棍和他所代表的反动透项的官僚体制产生强烈的反感。相反,影片中的慕绥新之流是令人同情的,有魄力的领袖人材(就像混乱的意大利一样,中国需要墨索里尼似的恶棍来治理和达到安定团结)

不错,影片引用了康晓光和吴敬琏对中共贪污腐化的强烈指控。但是究竟什么是贪腐的真正原因?Sue Williams避而不谈,反而冒天下之大不韪,紧接着康晓光的尖锐指控,利用首都钢铁公司车间主任之口,把中共干部贪污腐化归罪于怕丢掉工作而主动向中共干部行贿送礼的普通工人!换句话说,对权力的专断,对司法,舆论系统和就业机会的垄断,与共产党干部的贪污腐化毫无内在联系,而绝望恐惧中的工人将中共干部“逼良为娼”,难怪这位车间主任对贿受行贿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们常说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是个大混蛋。Sue Williams 和 PBS 不仅不反中南海的皇帝,连共产党的贪官也不敢反!这不是美国自由派的堕落是什么?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在目前中共危机重重,国际大气候猛烈推促全球民主自由的时候,美国的自由派究竟想通过“赤字中的中国”表达什么样的终极意念?很简单,Sue Williams继承了美国自由派几十年来的另一个阴暗的心态,即认为中国人根本就不配享有民主自由人权,中国根本就没有民主自由人权的文化基因和历史传统。这正是邓小平、江泽民无休无止地鼓吹的自由我糟践的“生存权”理论的核心。1949年,美国自由派的大师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说出了代表美国自由派观念的名言:“共产主义不适合美国,但适合中国。”费正清虽然是美国的中国学大师,但其文化偏见误人子弟达半个世纪之久。他的偏见和学识虽然已经遭到余英时、狄百瑞 (Wm. Theodore de Bary)、马若孟(Ramon Myers)、墨子客(Thomas Metzger)和Paul Cohen等人批判,但是其“共产主义不适合美国,但适合中国”的论断阴魂不散,依然笼罩 PBS。

Sue Williams在《赤字中的中国》中集中描述中国人的消极本性和忍辱负重的精神。受采访的陕西栗花村农妇 Tian Xiaowei 口中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一个无用的人。”成功的企业家,穷愁僚到的村妇以及有艺术天才的青年”一概是一幅阴沉沉的形象,永远在彷徨和期待之中。

而所有这些,都与政权性质毫不沾边,而是中国人文化的特性:Sue Williams在PBS的网站中毫不隐晦她对中国人的文化偏见。请看她如何坦白解释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有民主自由:“令我不舒服的是这样一种想法,即其它所有的国家都来景仰我们(西方社会)所发展起来的这套(民主)制度。对不同的人来说,自由和民主有不同的意思;他们也许用同样的词汇,但他们所要表达的和我们所要表达的意思不一样。在西方,我们花了几百年的时间和不少流血的动乱才发展成我们的民主制度,而在中国的政治,文化或信仰系统的历史中,几乎根本就没有可以建造一个类似于我们这种(民主)制度的东西。(原文:“…it makes me uncomfortable to assume that the system we have developed is the one all other nations should aspire to. Freedom and democracy mean different things to different people; they might use the same words, but not mean the same thing as we do. In the West, it took hundreds of years and much bloody upheaval to develop our democratic system and there is little in the history of China’s political, cultural, or belief system upon which to build a similar one…”)

也就是说,中国人民只需要生存权,不需要自由民主人权法制,因为“民主和自由”是相对的,是西方社会的垄断,中国人根本不具备民主自由的文化历史基因。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西方种族优越论,是费正清“共产主义不适合美国,但适合中国”的谬论的继续,是一种糟贱中国人的一种恶劣的文化心态。如果这种话用来指波兰文化,日本文化,墨西哥文化,黑人文化,俄国文化,说这种话的人在今天的美国一定是一个千夫所指的种族主义分子。

事实上,Sue Williams并不了解滋养了民主自由的西方文化根基。在西方,并不是在几百年前的某一天突然一下子萌发了民主自由的种子,而使西方文化从此走上了与亚洲专制文化绝然不同的道路。恰好相反,民主自由是一个跨国界,跨种族、跨文化的全球性的共同价值观。不能说中国90多年前有皇帝、90多年来有威权政治,就说中国人在文化上就不配发展民主自由的观念。相反,如果文化基因果真和民主自由有关,那么西方基督教文化范畴内的上千年的中世纪黑暗愚昧专制、路易十四专制、纳粹极权暴政,苏联的共产主义滔天罪行、南非的白人种族隔离、美国上百年的奴隶制、北爱尔兰的恐怖主义惨剧等等,并不比中国传统文化历史中的专制好到那里去,应该早就使这种所谓的西方文化基因失去了效力。因此,中国历史与现实中的各种暴政与专制,与“民主、自由”的文化基因毫无根本的关连。中公历史上存在同样的落后与残暴,为什么西方人有资格通过不屈不挠的斗争来消灭反民主反人权的专制,恐惧和暴行?而中国人却一定要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特殊国情”和“文化基因”而不配享有和西方人一样的做人的尊严和民主自由的生存空间?

在Williams这类美国自由派人士眼里,中国人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永远只会在断绝了民主自由文化基因的“东方专制主义”的绝境里面对来自“优越民主自由文化”的DV摄影机的镜头,嘟嘟囔囔地期望“贤明廉洁”的君主??如邓小平、朱熔基和慕绥新之流??来拯救可怜的陕西农民和沈阳工人,盼望“优越民主自由文化”纳税人捐献的金钱通过世界银行来施舍给中国国有企业,以解决中国人无法自己克服的大灾难。

余英时先生在1993年评价费正清时说,“四十多年来他和许多‘中国通’对中共发展的估计,几乎没有一次不错。”同样,PBS及美国堕落的自由派们在对待中共的问题上,没有一次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反而助纣为虐,替一个世界历史上少见的残暴政权一次又一次地添加遮羞的光环,愚弄不知底细的美国大众。《赤字中的中国》正是这种恶劣行径的又一写照。

ausobserver 说...

这可有点难了,没看过PBS以及sue williams 这个节目,不敢妄加评论,只能讨论下前两段。PBS有多左 不知道 ,但 棒打 公共广播 机构是西方右派最喜爱的意 淫话题之一 ,在澳洲也是一样。这里的ABC每天转播 NPR 的 ALL THINGS CONSIDERED, 我觉得很不错的,很公允的,尤其喜欢几位主持人的英文口音,说不出为什么,感觉很亲切平实, 不像美国商业台主持人的那种特有的傲气和俗气的口音,很难具体形容,打个比方吧,商业台说话有点像老北京京腔,有那么点恶俗市井味道。

当代社会最大的一个讽剌莫过于西方社会自由派(Liberals)的彻底堕落。目前,自由派阵营里执掌牛耳的领袖人物大多是上个世纪60-70年代成长起来的左派激进分子,如德国的施罗德、费舍尔、美国的乔姆斯基、比尔?莫耶尔,和一大群口号振天的tenured大学教授。这些人自以为代表了世界和平与进步,反对以美国为代表的促进人类自由人权民主的国际路线,以反美、反霸、反战、反全球化为幌子,极力为世界上各式各色的专制独裁提供公开或巧妙伪装的遮羞布。

有点篡改历史嫌疑。自由派对共产国家的乌托邦式的理想化确实需要反省,但促进人类自由人权民主是不是美国过去50年一贯的外交路线?美国在中东、中美洲、南美洲、亚洲扶植了多少个专制独裁政权?Saddam当年不也曾是our son of bitch吗!不知道尼克松访华、小布什在德州农场接待江泽民在史东眼里算不算“公开的或巧妙伪装的遮羞布”?小布什和莱斯都多次讲话承认美国过去外交政策需作检讨,今后将不再扶植亲美政权为首要外交任务,而是推进民主自由,说得够清楚了吧。

从中国出来的人都知道,在西方,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划分与中国、东欧的划分恰好相反。在西方,保守派往往坚决反共,而中国东欧的坚决反共的人士却都是一些自由派,如捷克的哈维尔、波兰的瓦文萨、前苏联的萨哈罗夫,中国的魏京生、刘晓波和徐文立等。相反,中国主张维持中共政权的保守派和“新左派”反而又和美国的自由派在维护共产政权上不谋而合,难分你我。

以反不反共划分自由派与保守派好像过于简单化了。越战说实在的还是从肯尼迪当政时打起来的呢。举例澳洲绿党吧,应该算最自由派了,也是澳洲政党中最公开反共的,和达赖喇嘛是铁哥们,胡锦涛在澳议会演讲时特意把绿党议员关在门外,以免他们抗议。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划分应该是在个人权利、社会公正福利、政府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作用这些议题中讨论吧。

匿名 说...

'Bellevue' must have mistaken what Bill O'Reilly's guest said as Bill's views. His guest was against teaching Intelligent Design in the schools as suggested by Pres. George Bush. He himeself saw no reason why Intelligent Desgin should not be taught at schools to give students the opportunities to learn both.

AusObserver 说...

问题是,纽约时报所代表的左派意识形态,根本不是美国的主流民意,现在不是,从来都不是。近年来的多次选举,特别是2004年的总统大选清楚地告诉了我们美国的主流是什么。

Wondering how you define mainstream. In 2004 election Bush won 51%, Kerry 48%, Nader 1%. so 51% means mainstream? And what about the 2000 election in whick Bush lost the popular vote? the two Clinton victories?

bellevue 说...

'Bellevue' must have mistaken what Bill O'Reilly's guest said as Bill's views.

Nope. In this case the caller was a lady, who was trying to solicite support from Bill on including ID in high school education but failed. Bill O'Reilly made it crystal clear that in his view ONLY evolution theory could qualify as scientific proven (not necessarily infallible, but scientific in its own right), while ID doesn't - at least so far. Bill is conservative, but mainstreamly conservative, or you can say, socially conservative.

bellevue 说...

商业台说话有点像老北京京腔,有那么点恶俗市井味道。

有同感,嘴上象涂了润滑油,呵呵,民粹得厉害。学口语倒是不错,但是就象京油子一样,降低了可信度。

今日评论员 说...

>>Wondering how you define mainstream. In 2004 election Bush won 51%, Kerry 48%, Nader 1%. so 51% means mainstream? And what about the 2000 election in whick Bush lost the popular vote? the two Clinton victories?

不对,Kerry的48%里面,包括主流媒体每天替他竞选,说谎,宣传,骂布什所挣来的15-20%;包括左派弄虚作假搞些非法投票挣来的1-3%;包括那些不喜欢Kerry,但是只是恨布什的10-20%。自己算算吧。

匿名 说...

Bellevue must have watched 'The Factor' different from what I did. Bill O'Reilly's guest was a 'he' around 60, and a kind of director of a science academy. The guest eventually agreed with O'Reilly's view by murmuring 'yea' and nodding his head.

bellevue 说...

Oh, I should've told you that I actually had listened to Bill's radio talk show version on KSFO while driving, not the O'Reilly Factor show. Sorry for the confusion.

ausobeserver 说...

不对,Kerry的48%里面,包括主流媒体每天替他竞选,说谎,宣传,骂布什所挣来的15-20%;包括左派弄虚作假搞些非法投票挣来的1-3%;包括那些不喜欢Kerry,但是只是恨布什的10-20%。自己算算吧。

叹气。数字也可以这样spin,可以理解为什么有右派博克敢把阵亡士兵的母亲称作whore了!

Bellevue:干吗给oreilly增加rating,听点air america什么的。

今日评论员 说...

>>数字也可以这样spin,

你还是就事论事,说明我列举的事实有什么不对吧。

>>可以理解为什么有右派博克敢把阵亡士兵的母亲称作whore了!

你这是造谣吧。

>>Bellevue:干吗给oreilly增加rating,听点air america什么的。

你说的就是那个Loser开的Loser电台?

ausobserver 说...

http://www.redstate.org/story/2005/8/12/94344/5076

Cindy Sheehan returns entering stage right -- this time a left wing media whore in the form of a grieving mother.

今日评论员 说...

他说的是“media whore”。这和Whore是不一样的。这就像中文里面说“妓者”和妓女是不一样的。

你们的左派百科全书对这个词是这样解释的, 根本没有骂人是娼妓的意思:

describe two categories of persons:

those of limited notability who go out of their way to gain the attention of various media outlets, namely reality television personalities.
those who use their access to such outlets to promote a particular commercial or ideological message.



虽然我还是不大乐意他用这个词。但是我认为你这是故意炒作。

bellevue 说...

哦?这次左派百科全书wikipedia又这么正确了?

不瞒澳看啊,Air America 真是难听啊,Al Franken 这个谐星对了麦克风不知道嘟嘟哝哝在说什么,可能 talk show 这种形式不太适合自由派教育群众,因为 talk show 本身就是玩弄民粹的东西,现在的议题复杂,自由派学问又深,不容易表达好。Air America 砸进去的那些钱,最后根本是 preach to the choir, 都浪费了。

但是调频电台、电视节目,自由派的节目品质无与伦比,FoxNews 完全是乡下人看的。不信大家拼 SAT 成绩?我听说 blue state 比 red state 高很多。

ausobserver 说...

白马非马,呵呵。media whore is not whore.

当然,只有弱智才会真以为redstate是骂这位母亲是在卖春。不必spin了。该道歉时就该道歉。

bellevue: SAT就不用拼了,评论员已经承认Harvard是自由派染缸了。

bellevue 说...

评论员的意思是“知识越多越反动”。没治了。

今日评论员 说...

>>知识越多越反动

知识越多越有道德?知识越多越有COMMON SENSE?

今日评论员 说...

>>只有弱智才会真以为redstate是骂这位母亲是在卖春

那正是你想指责的。你说REDSTATE骂她是娼妓。

匿名 说...

Apart from sex trade, prostitute also means 'use oneself or one's abilities, etc wrongly or unworthily, especially in order to make money'.?人and妓女are about the same. So, the Commentator is quite precise in the translation.

About O'Reilly, please read the following to draw your 'conclusion' on whether he agreed to the teaching of ID at schools.
O'REILLY: The argument Bush's making, which was you've got to tell the students enough about intelligent design so they understand the debate, doctor. That's what American education and freedom is all about. I will give you the last word.

GROSS: That's not what I heard the president say.

O'REILLY: I reported accurately.

GROSS: I admire the president. The president, at least what I saw reported in the news, was he said there are two theories. There are more than one theory. All theories should be discussed. That makes perfectly good sense, but it's relativism. It's the assumption that every statement about anything is equally worthy.

O'REILLY: No, I don't think he made that assumption.

GROSS: And the president.

O'REILLY: And I'm positive he did not. He just wants the other side to be introduced so the students know...

GROSS: Well, the other side should be introduced.

O'REILLY: They ? hey, we're on common ground here, doc. I appreciate you coming on the program.

AusObserver 说...

Annoymous, do you have evidence that Cindy Sheehan is doing this for money? If not, then the abusive use of that word is wrong, is disrespectful, especially considering she lost her son.

bellevue 说...

The ferocious attack on Cindy Sheehan these days only (once again) demonstrates that how low can the Right in this country can be. There is something the Left can never compete with the Right: the relentless choice of dirty words. 右派满嘴脏字,居然被今日评论员描述成“漂亮迷人”。

今日评论员 说...

右派满嘴脏字?你搞反了。去你们左派讨论大本营 www.democraticunderground.com 去看看,那叫LOW LIFE。右派基本上都是些decent people。有家庭,有自己的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和家庭。不象左派,要么是依赖政府的懒人,职业街头示威者,要么是腰缠万贯,不知普通中产阶级家庭辛苦,只知道加税再加税的精英。

匿名 说...

Ausobserver: When 'especially...' is used in defining a word, the primary meaning remains, and it is 'even more so if...'
In your own words 'the abusive use of the word is wrong,and disrespectful, especially...' you have demonstrated the proper use of the language. However you read the quote from the dictionary in a different way than you wrote. The quote says 'use oneself wrongly or unworthily, especially...'but you appeared to ignore the word 'especially' and insist money must be involved to validate the definition.
The Chinese word ?人(jianren), unfortunately cannot be printed in the abbreviated form in this blog, consists of 'money' and "knives'; but it also denotes a person 'cheap'or low in character or morality, having little to do with $. It was therefor presented for consideration as an alternative to 妓女/妓者 in the previous message to avoid gender issue.
Bellevue: You have said that those watching Fox News are 'country-men' and even O'Reilly is too 'right'. It is common sense that country-men by average are more decent than the metropolitans. The former represents the majority of the red states and the Right, and the latter, the blue states and the Left. You are self-contradictorily humble in accusing the red state country-men as being able to 'compete' with the blue state elites in 'relentless choice of dirty words.'
Please go to caochangqing website to read an article 「左邪右?」

bellevue 说...

Please go to caochangqing website to read an article 「左邪右?」

Didn't find that one, but only found a campaign manual for newbies:

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349

ausobserver 说...

粗人左派右派恐怕都有。timothy mcveigh从意识形态角度说应该是右派吧。

匿名 说...

Aus & Bel, and Com
Please visit
http://caochangqing.com/big5/index.php?Content=23

AusObserver 说...

Is it christian to ask liberals to go to hell? That is 20% of Amercians. To this Mr Shen Zhou, I can simply say f*** you.

匿名 说...

ausobserver: Your obscenity has just manifested the truth that "the left is morally deficient" as referenced in the article of "左邪右?"(Right is good and left is evil).

AusObserver 说...

whatever. If you consider damning 20% of Amercians to go to hell a lesser obscenity.

bellevue 说...

都不要吵,读经:

●“主耶?和他??完了?,後?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可福音16:19)

我读懂了,主在人子耶?的左边。

AusObserver 说...

呵呵,高。

AusObserver 说...

剽窃一把,看看那位所谓基督徒有何答复。

可咒诅的教义


方舟子





假如你要成为基督徒,你就必须相信地狱的存在,就必须相信你不

信教未入教的亲人朋友不管他们多么的善良,仅仅因为不接受所谓的“ 福音”就注定要在地狱里受永远的折磨。如果你的亲人朋友还活着,你还可存有一丝劝他们入教得救的希望,尽管这种希望未必能实现。而如果你的亲人朋友已经去世,你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地狱中受苦受难而一筹莫展。如果信的是佛教,你还可以超度死去的亲人朋友,但是基督教不给你这种希望。

假如你要成为基督徒,你就必须泯灭了良知,硬起心肠去相信这一

幕惨剧的存在,去面对你的父母、祖父母和列祖列宗在地狱中的永远的无法拯救的折磨。

耶酥说得不错,如果你不恨你的父母,不恨你的兄弟姐妹,不恨你

的亲人朋友,你不能成为基督徒。

我永远不会成为基督徒,因为我爱我的祖先我的祖父母我的父母兄

弟姐妹爱人亲人朋友,不管他们活着还是死去。




基督教在闽南传了两三百年,我的列祖列宗都是听过“福音”的。

传教士们苦口婆心,威胁利诱,一手拿着奶粉面包,一手指着地狱的烈火,入了教,不仅死后不会下地狱,生前还有洋面包吃,所以我们那里把入教称为吃教。但是也没听说有我的哪个祖宗是吃教的,至于我的祖父母都是听过福音而嗤之以鼻的,我的祖母更是吃斋念佛是个佛教徒,他们都已不在人世,我要是信了基督,有什么办法去拯救他们?只能相信他们由于拒绝福音而永远沉沦在地狱中了?我要是信了佛教,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都能得好报,不会在地狱中受苦,佛陀没说不信他的就没有好下场不是?就算他们生前有过失,乃至有罪孽,我也可以想法超度他们嘛。目连之母成了地狱饿鬼,做做普渡就把她解救出来了。基督教又能提供什么补救的办法?没有。它不仅不管死去的人,对活着不信它的人都是充满了仇恨和诅咒,“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呵,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说着如此恶毒的话语的人,竟被打扮成了爱世人的救世主!




仅仅是“信我者得永生,不信我者入地狱”这一教条,就足以使我

鄙弃乃至鄙夷基督教,更别说《圣经》中所载的上帝、耶酥的言行不仅不能让人信服而且让人恶心了。达尔文是剑桥神学院的毕业生,对基督教不可谓不知底,他也曾经是虔诚的信徒,对进化论的发现使他的信仰开始发生动摇,但是他本来还可以做一个认为《圣经》记载不是史实的开放的基督徒。使他完全放弃了基督教的信仰的就是这个教条。他晚年在自传中回忆自己如何一步一步地从不信《圣经》,到不信基督,最终不信上帝时,这么说:
“我确实很难明白人们怎么能够希望基督教是真理;因为经文用清楚的文字表明了那些不信者将会受到永恒的惩罚,而这包括我的父亲、兄弟和几乎所有最好的朋友。这是一个可咒诅的教义。”


这一段话,在达尔文死后出版其自传时,被删去了,直到五十年代

才给补了进去。

只有那些不懂基督教教义却稀里糊涂地入了教的,才会否认这一教

条。那些更懂点基督教教义的教徒,在这个问题上就只敢含糊其词打马虎眼了。如果承认基督教有这样的教条,那就是承认基督教是灭绝人性的,可咒诅的;如果不承认有这样的教条,那就是承认不入教也可以得救,基督教一统江湖的美梦就更加难圆。面对这种两难的选择,他们当然只好含糊其词,说是去读经文就会明白。

而在经文中我们反反复复读到的是对不信者的明明白白的诅咒:


“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

“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

永火里去。”
“倘若你一只手叫你跌倒,就把它砍下来;你缺了肢体进入永生,

强如有两只手落到地狱,入那不灭的火里去。”
“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

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

的人,才能进去。”
“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必得救。”

“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象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人拾起来,扔在火

里烧了。”
“为罪,是因为他们不信我。”

“我必不可怜,不顾惜,不怜悯,以致灭绝他们。”

“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

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说着如此恶毒的话语的人,竟被打扮成了爱世人的救世主!

匿名 说...

Aus and Bel,

You have been calling the people you hate the right and taking pride in being the left. You have used left and right to symbolize good and evil according to your 'morally deficient' belief - the left way, 左道,zuodao( 旁?左道pangmenzuodao). But you do not allow the right to use right and left to symbolize good and evil.

Karl Marx said: "My object in life is to dethrone God and destroy capitalism." Your saviour, Chairman Mao, and your chief designer, Deng xiaoping, had referred to their death as 'going to meet Marx'. Blasphemers like you two will surely enter into Mao and Deng's kingdom of Communism eventually in your next life, to enjoy living eternally in their heaven which however is your hell.

Yes,it is hell, otherwise why did you run away from the 'China' heaven on earth. The next time there will be no immigration, and lying will not work then. You will be stuck forever.

呆硕傻博 说...

讨论得真热闹,想提个问题,如果你的孩子在中学年龄,你愿意让他进化论和ID兼学吗?

AusObserver 说...

我最讨厌的就是annoymous这样所谓的基督徒,把不信基督的人都往地狱里送,一点没有普世仁爱关怀的宽容和大度,绝对的伪善!方舟子说的对,看看圣经,里面满眼的是吃人!杀人!

HiMarxist 说...

可以向李登輝求償,詳閱我的部落格

匿名 说...

什麼狗不會看家?
http://drupal.himarxist.dreamhosters.com/node/671#comment-2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