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25日

王军涛把保守主义和专制主义,共产党并列批判

王军涛最近在多维博客上发表评论时,把保守主义和专制主义,共产党并列批判:
关于观念市场,这是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

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并不是没有挑战。保守主义就认为,当人们能够解剖传统神圣价值时,人类将陷于混乱,人不能自己探索找到真理;自由主义会导致人类道德的堕落。形形色色的专制主义则认为,人类有太多的毛病(贪婪,幼稚和情绪冲动等),而世界上有太多的骗子,因此,人民需要某些精英照顾他们的思想,因此需要限制自由。共产党则认为,他们掌握了人类进步的最后真理,于是可以建立一个极权体制,修理人心和人性,加快社会进步

民主和自由,这本是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核心价值。王军涛把她们从西方主流文明,即保守主义价值体系那里偷窃过去,硬是要安装在他的所谓自由左派的立场上。同时还反咬一口说保守主义是反自由的。这正是表现了左派的伪善。事实上,左派不是自由派,而是反自由的。正如本评论员在这篇评论中所述,当今的西方左派对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根基:经济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等等,不断地进行打击。左派的各种激进做法,得不到美国主流社会的认同。他们无法通过选票,正当的通过民选官员或全民投票来推行他们的图谋(AGENGA)。所以,左派通过非民选的左派法官的判决来向美国推行他们的图谋,例如麻省法官关于同性恋婚姻的判决;联邦最高法院关于政府强行征用私人不动产的判决,等等。

王军涛的说法不但说明他的伪善,也说明了他的极左倾向:只有极左派才会把西方文明的主流,保守主义思想和专制主义思想,共产党并列进行批判!

左派们认为,资本主义/保守主义,共产主义,恐怖主义等等,在观念上,道德上都是平等的。所有的道德都是相对的。所以,文明世界对恐怖主义的武力打击被左派认为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恐怖主义;而在伊拉克滥杀无辜的恐怖分子被某些左派认为也可能是“自由战士”。王军涛的上面一段对保守主义的诽谤说明了他持有类似的看法。

按照王军涛的观念市场理论,那些在英国土生土长的恐怖分子,没有人用暴力胁迫他们接受恐怖主义,也没有人不许他们接触文明社会,他们却选择了恐怖主义。那么,这就说明恐怖主义在所谓观念市场上获胜了?

按照王军涛的观念市场理论,那些在英国宣讲仇恨,鼓吹恐怖主义的伊斯兰领袖们也不应该被递解出境。王军涛的自由派理想认为,他们的恐怖主义理论也不一定不对--谁有权利判断一种说法的对错呢?所以,应该允许那些恐怖主义理论家们继续呆在大英帝国,培养出一个又一个是正宗英国公民的恐怖分子--谁叫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没有在观念市场上自由竞争,把她的对手打败,把这些将来的恐怖分子争取过来呢?事实上,英国的极左派们现在正是以此等理由,激烈反对英国政府把恐怖分子煽动者递解出境的努力的。那些滥杀无辜的恐怖分子们没有责任,因为,责任一词只适用于人类,而非禽兽不如的恐怖分子,次人类(subhuman)。那么,到底是谁屠杀了那些无辜的平民?不是别人,正是这些西方的极左派们!

王军涛自以为是精英,所以他喜欢玩弄这些“观念市场”之类的精英理论。倡导精英主义恰恰是左派的另一个特征。左派精英们不但要强迫普通人交出血汗钱,替他们分配;左派精英还认为他们要比普通人更有COMMON SENSE和判断力。王军涛在89民运中的各种幕后操作和政治诡计充分说明了他骨子里的精英意识。任畹町曾经评论道,小小年纪的他,“就开始玩政治了”。在89民运中,王军涛明明是主张守广场的,他后来却声称他属于“温和”的知识精英。六四屠城前,王军涛却在不通知指挥部的情况下,安排王丹等人撤离北京,并准备自己撤离。

王军涛扮演这样的“温和”精英,是否说明他想从中共那里分得一碗残羹?据悉王军涛是如此地想马上回国,以至于他每次见到中共官员都会追着提这个要求.看来,王军涛的确是一个对中共心存幻想的左派.左派和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是一路货;他们都崇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乌托邦。所以他这样做一点也不奇怪.前两年,王军涛还和王丹创建“中国宪政协进会”,要求和亲共人士如花俊雄等讨论如何民主,“希望藉此改变某些「亲北京人士」对「民运人士」的印象”。

可惜的是,人家没有买他们的帐。


本文关键词: , , , , , , ,

19 条评论:

今日评论员 说...

这是回应呆硕傻博转载文后老摇的评论

>> 我个人是赞成价值观相对主义的

这正是我在文中所说的。左派把恐怖主义,共产主义和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完全等同,就是白痴; 恐怖主义,共产主义的同路人。

>> 可能他指的是新保守主义

新保就是不对?你无非是共党和左派的宣传看多了,脑袋进水了。

>> 把保守主义等同于西方主流文明

近现代西方主流文明就是资本主义带来的世界文明;资本主义文明的根基就是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西方左派以反资本主义闻名,以搞政治正确闻名,以反叛,反主流闻名。这个是他们自己一直就承认的。你倒否认起来了?我这里总结的是大方向,针对的不是某政党,而是西方左派的代表性文化和思想。

看过几篇你以前的文字,常识性错误不少。你对美国的理解还嫩着呢。

>>51%的那一方?

你又错了。去年John Kerry得到的48%的选票中,包括主流媒体每天替他竞选,说谎,宣传,骂布什所挣来的15-20%;包括左派弄虚作假搞些非法投票挣来的1-3%;包括那些不喜欢Kerry,但是只是恨布什的10-20%。自己算算吧。

>>把“保守主义和专制主义,共产党并列批判”并非弥天大罪,也不表明作者就是在暗示“保守主义和专制主义,共产党”是一丘之貉

你犯了两个错误:1,我没有说过那是弥天大罪;2,王军涛这里把保守主义放在什么位置,懂中文的都应该明白。

>>后面的人身攻击更是徒降水准。本来我和傻球一样,很想看到华人中少数派的观点,但这样的文风,大概只会吓跑潜在的保守派同情者吧。

你又闹笑话了。请问哪里来的印象说政治评论不可以搞有根据的人身攻击?你到底读过美国的政治评论没有?政治人物的人格不重要?不能批评?

你不去指出我的评论中那点有事实问题,不去分析哪里的逻辑有问题;却企图根据所谓的文风把人一棍子打到。这才是有点“文革作风”呢。

>>吓跑潜在的保守派同情者吧

这个有趣。照此理论,著名的Ann Coulter小姐的几本书,应该都卖不出去了?可惜的是,她的每一本书都卖的好,不是一般的好,每本都上了纽约时报的非小说类畅销书排行榜。哈哈,又露馅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顺便猜测一下,你是89年以后教育出来的一代吧?

bellevue 说...

谁是共产党的同路人?我真替今日评论员这些所谓“保守派”害臊。看看 FoXNews 的老板是怎么做的吧:

默多克在中国始终坚持“讨好当局”的路线。1993年,他出资5.25亿美元从李嘉诚家族购买了卫星电视台STAR TV64%的股份,立即停止在该频道播出BBC的节目,因为BBC曾经播出过攻击中国人权的记录片。1994年到1995年间,默多克属下的哈珀─科林斯出版公司推出了邓榕的《我的父亲邓小平》的英文版。1995年和1999年,新闻集团属下的伦敦《泰晤士报》先后两次赞助在大英博物馆举行的大型中国文物展。1998年新闻集团向中国受灾地区捐款100万美元。1998年,哈珀─科林斯出版公司不顾有关编辑的反对,取消了为彭定康出版回忆录的合同。另一方面,默多克出资400多万美元,帮助创办了《人民日报》网络版。默多克的儿子公开表示支持中国依法取缔法轮功。

文章还漏掉了一点,南海军机事件中,默多克的儿子还公开表示支持中国军方的立场,指责美国??这个使他们这帮澳洲佬发家的国家。

默多克是没有廉耻的家族。今日评论员想辩护?

AusObserver 说...

其实big business哪家见到伟光正不退软,可以理解,人家都是为了股东的最高利益,而不是道德或政治标准。当然拿来批评论员的双重标准还是有道理的。

FOX TV 还有20 Century FOX还是拍了很多不错的片子的,比如说X-files,我就很喜欢

bellevue 说...

我没说 Big Business 不能做婊子,但是犯得着今日评论员来立牌坊吗?尤其保守派见到钱,比自由派还要没有贞节,装什么紧呐?可怜穷人家的孩子当兵捍卫这个国家,切尼之流却在白宫数他们肮脏的钱。

美国这样下去栽在伟光正手里不是没有可能,因为美国有战胜共产主义的纪录,但是并没有战胜另一个极端资本主义国家的把握??纳粹是小 case 啦。今日评论员刻舟求剑,食古不化,其实帮不上美国的忙。

今日评论员 说...

大公司腿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更右派思想有什么关系?大公司就一定是共和党?这不过是左派散步的又一个谎言.民主党精英和很多大公司的精英才是朋友呢.

ausobserver 说...

当然有关系了,你看问题总是凡是右派的都伟光正,凡左派的都小二黑;那么大右派默多克与你所不齿的中南海推杯换盏,戳穿了你的bubble.

今日评论员 说...

默多克是大右派?这个我怎么不觉得?小道消息说他是个LIBERAL。Imus节目上听来的。

你大概是和FOX News搞混了。但是FNC也不是你所认为的所谓“右派媒体”。

今日评论员 说...

>> 你说“看过几篇你以前的文字,常识性错误不少”,请指出。如果不方便在这里留言,到我的博客去也可以。

嘿嘿,不方便。你的文字目前我还犯不着批评。

>>你说我“不去指出我的评论中那点有事实问题,不去分析哪里的逻辑有问题”,我说了“西方主流文明”的提法不着边际,说了

看清楚了,你原文指的是“后面的内容……”,还有“后面的人身攻击……”。我这里的这个评语也只是针对你的这些说法。你既然没有看清,那就特此再声明一把。

>> 但如果是新保就差不多了,因为新保确实不宽容对“传统神圣价值”的解剖

哼,你就是说新保和专制主义,共产党是一丘之貉?你这么恨新保,倒是与中共对新保的说法如出一辙吗!

>> 没有说你不可以搞,但我坚持看不上搞人身攻击的政治评论

你的原文是:“后面的人身攻击更是徒降水准”。我反驳的是这句。你认为有根据的人身攻击是“徒降水准”,说明你对美国政治不了解,兼假道学。

>>尤其是当你攻击的不是一个在竞选的政治人物,而是一个在发表意见的学者的时候。

王军涛成了个纯学者啦?王军涛不是在搞政治?

>>买那位小姐的书的,有几个是“潜在的保守派同情者”?又有几个被她转化成了保守派?

你怎么连买书的人的大脑都知道得这么清楚?

>>又何必一看到有人攻击保守主义就跳脚,用扣“极左”帽子的办法来打倒对方呢?

本评论员没有只是扣帽子?向来是有论述的。

>> 他如果是极左,又怎么解释他连共产党一起批了呢?

特此声明,我的所有概念都只是适用于美国当代政治。

今日评论员 说...

>>可实在有点耍赖得过头了,和你的正义形象不太符合。

王军涛的大段学术讨论,我没有兴趣,也不觉得有必要回应。

>>我是属于libertarian,

你别搞笑了。能不能给我举出来第二个美国极右的libertarian给极左的Moveon.org和John Kerry助选的例子来?

今日评论员 说...

>>ausobserver的评论
〉〉面对48%的事实,还可以继续spin,与萨达姆搞911、萨达姆有WMD等思维方式如出一辙,faith- based。

面对我列举的事实,你有过说法没有?说对了,萨达姆搞恐怖主义、萨达姆有WMD

〉〉现在布什的approval rating已经近美国现代史低点

你的那些民意调查管用,还是真正的,最后的poll管用?你们民主党已经是连续几次选举失败了?自己数数看。

今日评论员 说...

妈呀,王军涛的大段精英论述吓死人了! 特此再声明一次,我用的所有概念都只是适用于美国当代政治语境。本评论员没有兴趣讨论学术问题,对纯粹中国国内问题也没有大兴趣。

陈子明重返体制内的说法,有路透社的报道为证.本评论员没有义务合适所有的引用材料.不过如果按照你说的是他们搞错了,那我就收回那个说法

今日评论员 说...

>>王军涛的评论

>> 按美国标准,我是中右。 以后再讨论。

你说过自己是中左呢!

>> 你还是核准所有指控为好

抱歉,我没有义务,也不可能核实所有的引用.

>>你的所有指控都不符合事实。你挑一个,我来解释。
这个不对吗?引号里面的话不是我说的幺:

前两年,王军涛还和王丹创建“中国宪政协进会”,要求和亲共人士如花俊雄等讨论如何民主,“希望藉此改变某些「亲北京人士」对「民运人士」的印象”。

可惜的是,人家没有买他们的帐。

还有这条呢:

王军涛却在不通知指挥部的情况下,安排王丹等人撤离北京

〉〉陈子明的报道没有失误,是你没有弄清问题。陈子明重返工作,那是指他试图恢复研究所,这与在体制内工作有什么关系?

补充:这其实只是关于“体制内”的定义问题。在极权体系下的一个法人团体如果能被中共批准恢复的话,那按照我的标准,不是“体制内”也差不多了。

>> 另一些自由主义者则担心,这样会导致国家膨胀,而且这样得再分配是以民主的理由侵害正常人的财产自由。这就是自由主义的左派与右派之间的争论。

你这里把右派也算是自由主义的分支,这个我不反对,乐于看到。不过,这里的自由主义可不是美国当代政治语境中的Liberal和Liberalism吧?

〉〉后者今天还被称为新保守主义。

你这里对新保的说法与老摇同志的大相径庭阿。老摇在哪里呢?你的辨友反对你呢。

今日评论员 说...

〉〉# ausobserver的评论
〉〉我跟着你提供link看了原译文,里面并没有说“回到体制内工作”

你的功课没做到家吗。我的原文提供了任畹町评论的链接.

任畹町也同意,至少陈子明属于回到“半体制内”。我的说法就是从这个引用来的。这只是一个“体制内”这个模糊用语的定义问题。我在楼上已经说了:

这其实只是关于“体制内”的定义问题。在极权体系下的一个法人团体如果能被中共批准恢复的话,那按照我的标准,不是“体制内”也差不多了。

bellevue 说...

能不能给我举出来第二个美国极右的libertarian给极左的Moveon.org和John Kerry助选的例子来?

想来想去,还就是老摇。老摇是属于那种既不想加税、又不想当兵、“国家事管他娘搓搓麻将”,但又要享受一切福利的所谓“自由意志派”,不选布什是因为他认为Kerry对中国更友好。我反对布什是希望Kerry也许有办法对付中共。套用老摇喜欢的南方公园,老摇对了,但他是因为错误的理由。

今日评论员 说...

90%的左派华人之所以支持左派,就是因为他们本能地感到左派对中共会好。他们的本能反应很对。

老摇就是一亲共左派而已。

bellevue 说...

90%的左派华人之所以支持左派,就是因为他们本能地感到左派对中共会好。

这没错。

他们的本能反应很对。

谁说的?他们的反应不对。很多“爱国华人”,对Nancy Pelosi、Tom Lantos 恨得要命,因为这两位资深民主党人,对中共的态度非常坚决,是北京的金钱根本不可能收买的。无欲则刚,成天想赚钱的人,公共服务是做不好的。这种人大谈“美国利益”的时候,我总是打个问号。

Billy 说...

Bellevue,你好!

你说到"很多“爱国华人”,对Nancy Pelosi、Tom Lantos 恨得要命,因为这两位资深民主党人,对中共的态度非常坚决,是北京的金钱根本不可能收买的。无欲则刚,成天想赚钱的人,公共服务是做不好的。这种人大谈“美国利益”的时候,我总是打个问号。”(引用毕)

我实在是非常地赞同你的上述观点,我真切地感到你的上述论述以及这之前对默多克的评述非常精辟,一针尖血。我这个人说话直来直去,前一阵对你的一些观点颇有意见,发言可能有些过激,多有得罪,还望包涵。虽然我俩在美国国内政策的保守?右派与自由?左派之争(如英语的地位,非法移民等问题)上颇有争议,我这个人一是一二是二,这次我是打心眼里赞成你的意见。

我从未去过美国,所有对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了解和有关知识都来源于书本和网络,不像你们那样身在美国有直观的认识,实在是感到遗憾和惭愧。下面我想讲一些我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根据我的肤浅的知识,今日之美国大凡论及个人的政治倾向即究竟属于保守抑或自由派,一般来说可以分成三个方面来看:一是社会问题,而是经济问题,三是国防问题。现今美国对(新)保守派的定义简而言之通常被定义为:“忠实和重视美国的传统文化和价值,主张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主张发展一个强大的国防”。

我个人在社会问题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保守派,如敬重上帝(我并非基督徒)和基督教的教化和纽带作用,赞成公民个人拥有枪枝,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强烈反对PoliticalCorrectness这一极端有害的毒素,反对多元文化主义和道德相对主义。在这个社会意识方面我们可能有着较大的分歧。在外交和国防问题上我觉得我们有着较多的共同点,由于大家都是坚决地反共,主张民主世界的领袖美国保持其强大的地位,捍卫世界的民主和自由,成为抵御和挫败中共全球称霸梦想的桥头堡。所以说,粗略地说来,我觉得你对于美国而言是属于内部问题上的自由派和外部问题上的保守派,而我在两者上都属于保守派。

通过阅读你的上述发言,我觉得我们在第三个方面即经济问题上可能也有一些共同点。其实如你所说,美国的许多自称保守派和共和党支持者的人都是些为了自己的金钱利益不惜和邪恶势力称兄道弟打交道的商人?生意人。对于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我在今年四月份来日本留学之前在一直呆在北京,在那里呆了近七年。2000年和2004年两次美国大选之际驻华的美国大使馆都举行了现场的模拟投票和联谊活动,我都去参加了,其实主要就是为了凑凑热闹,好玩而已。其间我和很多共和党和布什支持者聊天甚久,我发现他们大都是在华投资的美国公司的商人,他们支持布什的原因主要并非其保守的传统立场和社会见解,而是认为共和党比民主党更“重商”,更“现实”,共和党的获胜有利于他们在华做生意赚钱。所以虽然我们对布什的支持不约而同,但真正的理由并不一致。

所以我一致认为保守派并不等同于共和党,共和党和布什现政府的许多恶劣的政策(如政府机构膨胀政府开支巨增,在非法移民问题上的优柔寡断毫无原则性,对共产中国的过度宽容和忍让等等)另我十分不满,我对共和党的支持也并非毫无保留。我认为他们的这些作法实际上完全背离了真正的保守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背叛了其传统的支持群体即民间的保守力量,如再不醒悟和更改,必将受到选民的惩罚。总之,这些自称保守派的大商人大企业主们为了能赚钱,作了很多令保守派所不齿的事。如那些为了经济利益对中国共产政权摇头摆尾百般谄媚和美国大公司和个人,如为了飞机合同出售军用先进技术给中国的波音,为了软件市场向中共出售用以限制和控制网络利用以镇压网络言论自由的技术的微软和思科,这样的公司还有很过很多,甚至连为了地位,金钱和虚荣,为独夫民贼江泽民树碑立传大肆吹捧的美国人都出现了,真是令人感慨在金钱面前道德和人格的沦丧。你谈到的默多克集团,近来也与中共政权眉来眼去,在国内也一反其自己标榜的保守主义传媒的常态,和希拉里阵营关系热络。

你所言即是,“无欲则刚”,只有信念才真正是金钱买不到的。而那些打着保守主义者旗号之名,行卑贱可鄙行为之实的人实在是奢谈保守,辱没了这个崇高的称号。一语而蔽之,我真的是感到商人是没有原则,没有节操的动物,他们的心底里只有赚钱和利益,再没有别的了。什么原则,什么信条,都可以为了利益出卖和牺牲。而凄惨的现实便在于这类人构成了今天共和党的一派,鼓吹市场经济至上,到处招摇撞骗。我真是鄙视蔑视这类人到了极点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苦笑)

我在经济方面是一个外行,凭我有限的知识和认识,我觉得在现在的美国乃至全世界中,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的作用被无限夸大了,可以说是被神圣化了,似乎市场经济和全球自由贸易就是一剂万能药,足可以解决一切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而且现在这条自由市场的金科玉律似乎已经成为了区分和衡量新旧保守主义的试金石,凡是只要是一听到贸易保护,产业扶持,关税等词汇便会神经质地大加鞭挞,斥之为落后,老土,非市场,社会主义等等。真的是这样吗?我实在是很不感冒,对其很是怀疑。实际上,从心底来讲,我对主张美国国家利益至上,提高关税,保护本国产业,是正和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扶持和加强因对外投资热潮而备受忽视故而日渐式微的美国传统工业如制造业部门而大声疾呼,被新保守阵营贬为昨天的旧保守派的Pat Buchanan颇为同情,对其见地也颇有共感共鸣。我觉得,对于美国来说,要想长期保持其超强的优势地位和竞争力,避免步大英帝国的后尘,就必须尽快减少对共产中国的经济依赖,缩小投资和外包,着力于发展和强化自国的产业力量,迎头赶上。醒悟吧,美国!长此以往,国将衰落也!

本文的核心意思:见风使舵,毫无气节的商人群体没有资格谈论和标榜保守主义!振兴美国自身的产业!停止喂养共产中国这条肥大的食人巨鳄!

老摇 说...

I还真是服了U。网上写政治评论的人多了去了,象你这么罔顾事实、自说自话的人我还只见过你这么一个。看来我布置的homework你压根就没做。很简单,去google一下"libertarian for kerry",看看我是否唯一一个支持kerry的libertarian,再给我贴标签不迟。其他话我就不用说了,在傻球的blog上大家都已经说破了。

今日评论员 说...

在多维已经回应过了,复制一遍:

〉〉老摇的评论 〉〉 libertarian for kerry
支持Kerry,这个被评为美国参议院最左的Liberal参议员,这样的人还好意识叫libertarian?假如Ralph Nader宣布他Endorse布什,他还能叫“极左Nader”?嘿嘿,假如Nader真的这样做,那只有一个词来描述,那就是:搞笑。


你对把你标称成左派亲共人士不满?下面这段话是你说的吧。坐上越共的高射炮去打死美国大兵,还是对的?你要是不亲共,世界上就没亲共的了。

>> 她买了张机票,飞到北越去,夸北越战士打得好,打死的美国侵略者越多越好,说不定还举行慰问演出了(虽然说人家美国人不兴这一套,不过入乡随俗,应广大北越官兵的强烈要求来一次也不为奇)。最后她头戴越军钢盔,摆了个打高射炮的pose

〉〉越战已经是被彻底否定了的,我觉得现在看来,jane fonda相当于中国的张志新吧,当时大家都认为气焰极端嚣张,简直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可后来得承认,她是对的。

还有你说的“越战已经是被彻底否定了的”也是你对美国的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