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25日

解决北韩核武器问题的锦囊妙计--兼评华盛顿观察的媚共文章

北韩是一个由共产党暴君统治着的流氓政权。这个一个以野蛮,落后,专制为特点的典型的社会主义无赖国家。北韩的暴君除了说谎,耍赖,暴力等流氓本事以外,在国家治理方面是个废物,白痴。因此,北韩的政权一直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崩溃。然而,这样一个人民饥寒露宿,被活活饿死的国家却一直维持到了现在,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有两个。

一,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左派政府。

左派们鼓吹这世界上没有邪恶,只有饥饿。所有的恐怖主义和暴政都是由饥饿和贫穷引起的(而所有的饥饿和贫穷都是由罪恶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全球化引起的)。

所以,当北韩的暴君摇摇欲坠,暴政快要完蛋的时候,美国的左派总统,有“外交智慧”的比尔克林顿雪中送炭地给他们送去了大批粮食和其他援助,以便养活和支持共产党和人民军战士们,并且还免费送上了昂贵的,高科技的,并且可能产生核武器原料的最新核电技术。有“外交智慧”的比尔克林顿特别相信流氓政权的许诺和在“和平协议”上的签字,所以,严格的核查就免啦。伟大的朝鲜半岛的和平由此便实现啦!

这是有外交智慧吗?不,这是对北韩普通人民子孙后代的严重犯罪!

北韩的暴君们看到世界上有这等傻瓜,白痴,开心极了。他们一边拿着大量的援助和核技术,一边偷偷地造了核武器,还远销海外,出口创汇,以便维持政权呢。

列宁轻蔑地称呼西方左派是“有用的白痴”。克林顿左派政府当年处理北韩问题的做法再一次为我们演示了西方左派是对共产党多么有用的白痴。

二,中国的共产党政权。

长期以来,中国的共产党政权一直和北韩的流氓政权维持着“鲜血结成的友谊”。根本的原因是,他们在共产党暴政统治这个关键的意识形态上是相通的。所以他们才能做到“荣辱与共,肝胆相照,相濡以沫”。在布什右派政府上台,改正了克林顿的左倾亲朝共的政策以后,北韩政权得以继续维持的一个关键原因正是中国的强大背后支持。执政了50多年,仍然不能解决部分人民温饱问题的中国政权,一方面要从国外进口粮食,另一方面却向北韩提供了大批的食品和其他援助。另外,通过当年的两国协议,中国还继续充当着北韩的军事保护国和政治盟友。

这样,北韩的原教旨左派政府,中国的左派国家社会主义统治者,美国的克林顿左派政权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三角形关系。当三角形的一边美国挪开以后,北韩的那一边转动到了中国一边的后面。中国成了北韩的唯一保护伞。

同样地出于意识形态的根本分歧,不管美国是否把中国看作敌人,中国自从1989年以来一直把美国看作是自己的敌人。虽然它在表面上和美国友善,以便从克林顿这样的西方左派白痴那里骗取好处。这样的一个共党国家,是不大可能只因为美国的压力而牺牲它的共党盟友北韩的。

解决北韩核武器问题的锦囊妙计是,美国与她在亚太的战略伙伴日本进行沟通,由日本宣布,由于北韩的核武器威胁了日本的国家安全,日本将公开发展自己的核武器;而美国同时宣布支持日本的这一决定,除非北韩立即全面地消除自己的核计划,由国际社会进行核查。

这样一来,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控制中国国内由此宣布引发的反日情绪,必然会真心全面地向北韩施压。北韩的核武器问题迎刃而解!

北韩问题的实质是很清楚的。北韩发展核武器,不可能用于“输出共产主义”的理想。这明显是北韩政权通过不断地耍赖,撕毁协议,用发展核计划来威胁和讹诈美国和国际社会,以便直接获取维持自己的暴政统治的物质和政治资源。

然而,时至今日,美国的左派仍然主张,美国应当按照北韩所要求的那样,和北韩进行两方,而不是六方和谈,答应北韩提出的种种经济讹诈,和北韩再签署一个“和平协议”!说左派是白痴有了一个现成的根据:上次的“伟大的”和平协议已经被北韩的无赖骗了,我们还要再签一个!说左派是共产党的同路人也有了一个现成的根据:他们总是相信共产党,帮助共产党,和共产党息息相通,而指责布什的反专制,反共,不和流氓直接谈判,不相信骗子的单方面承诺的正确做法。

北韩问题是任何一个正常的,有常识判断力(Common Sense)的普通人都能看清楚的问题。

已经成了美国左派传声筒(注一)的《华盛顿观察》周刊第18期(2005/05/25出版)的首篇文章给我们提供了在北韩问题上左派的一贯立场(注二)。这篇题为“昏暗的外交曙光”的文章仍然是有曾经炮制假新闻(注三)的李焰编纂的,他向以往一样,只选编左派专家的说法,对右派的观点完全置之不理。例如:

“更何况,你如何希冀一个将金正日称为‘暴君’(tyrant)的美国总统能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


金正日不是暴君?对呀,是不是因为金正日是John Kerry去年宣称支持他当选的众多外国领导人之一?(注四)。看来左派要求布什向克林顿当面赞扬江泽民为20世纪最伟大的政治家学习,称呼金正日是21世纪的最伟大政治家。

“朝鲜今年2月已经宣布自己拥有了核技术,现在让它完全消除已经不可能了。美国最终或许不得不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妥协。”


是啊,我们左派就是喜欢和共产党妥协,同时打倒美帝国主义的不妥协政策。

“在谈判开始时,朝鲜就明确提出了自己的三大条件,只是美国却一直给不出一个满意的承诺......在经济上,朝鲜需要大量的援助,而事实是,美国最近几年的对朝援助正在不断减少。2003年美国向朝鲜运送了10万吨粮食,2004年减少到5万吨,2005年是否会给还是未知数。”


喂,人民军战士又饿肚子了,这还怎么保卫我们左派向往的共产主义?

“只要想想,如果你不理解朝鲜的政体,你如何希冀朝鲜能听你的,或是和你合作?美国政府已经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对呀,只要想想,朝鲜的社会主义福利制度不正是我们左派想在美国实现的吗?我们左派理解北韩的左派专制政体。绝不要结束这种暴政。要知道,我们要打交道的是金正日“主席”,不是北韩的普通民众。

“对朝鲜来说,要想让它回到谈判桌前,有两个前提:美国放弃对朝鲜的敌意;美朝达成和平共处。然而现任的布什政府则很难做到。布什曾经多次对金正日进行人身攻击,公开批评他,甚至侮辱他,直到最近仍不改口。美国还将朝鲜作为“邪恶国家”,它又如何会和这样的国家谈判、妥协呢?在克林顿时代,美国曾经和朝鲜达成过和平共处的协定,如果民主党候选人克里能上台,或是温和的共和党参议员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2008年当选总统,我相信他们会实行和布什截然不同的对朝政策。而现任的布什政府非常保守,朝鲜人民如果真想和美国达成妥协,还需要耐心。”


注意啦,右派对一个暴政的敌意,批评,和攻击是不对的。我们左派绝不会对另外的左派同志有敌意,批评和攻击。 我们左派绝不会认为暴政是“邪恶国家”;相反,现在共和党同时控制行政(总统)和立法(国会)才是暴政呢。金正日同志呀,你去年支持Kerry辛苦了。请你再忍一忍,等布什下台吧。

“在这样的利益矛盾下,单方面将六方会谈作为东北亚的地区安全框架是不能奏效的。”


是啊,还是恢复克林顿实行的,北韩要求的,John Kerry主张的两方会谈吧。我们左派特别相信流氓无赖的承诺!

《华盛顿观察》周刊还是有价值的。它让我们再一次清楚地看到了美国左派让人愤怒和恶心的种种想法,说法和做法。它让我们再一次清楚地看到了西方左派是共产党的同路人。

本文关键词: , , , , , ,

2 条评论:

匿名 说...

昏暗的外交曙光――美朝纽约接触引来核变数

2005年5月19日,白宫官员证实,美国六方会谈特使约瑟夫?狄长礼(Joseph Detrani)5月13日在纽约与朝鲜长驻联合国代表进行了会面,直接传达了美国的立场。同时,国务卿赖斯也公开表示,美国承认朝鲜是一个主权国家。一时间,种种破冰迹象似乎给久陷僵局的朝核六方会谈带来了一丝曙光。

“除了纽约会谈,美朝之间肯定还有别的渠道进行双边接触。”对朝核前景表示乐观的美国桥港大学(University of Bridgeport)国际学院教授朱志群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纽约会谈是朝方主动,还是美方主动,外人不得而知,但是我相信媒体报道的肯定要比双方的实际交流少。美朝很可能正通过第三国大使馆进行着秘密的直接沟通。”

然而,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客座研究员(adjunct fellow)保罗?查伯林(Paul F. Chamberlin)解读纽约会面时则显得小心很多:“美国政府似乎显示出了一些灵活性,但要知道,纽约谈判的代表并不是决策者,他们只是传话者,因此会面并不具任何决定意义。更何况,你如何希冀一个将金正日称为‘暴君’(tyrant)的美国总统能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

核化的朝鲜不走回头路

“纽约会后美国表示,愿意在今后的六方会谈中和朝鲜进行平等的对话。现在,就要看朝鲜是否愿意回来六方会谈的谈判桌上了。”史汀生研究中心(The Henry L. Stimson Center)东亚研究室主任容安澜(Alan D. Romberg)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虽然美朝双方存在本质分歧,但如果六方会谈能够继续,将能达成某种解决方案。”

站在核安全的角度,容安澜强调,“无论谈判中的细节如何改变,有一个条件不容妥协,那就是朝鲜要完全有效地拆除所有核项目。所谓‘完全’,即朝鲜不仅要销毁钚原料和所有核武器,还必须有效清除制造核武器的铀原料。迄今为止,朝鲜仍然拒绝承认它有浓缩铀,而美国则坚持它有。这是解决双方分歧的关键。”

容安澜说,“一些国家过去可能说过,让朝鲜销毁(已核查出的)核设施就足够了。但是这种观点早已过时。现在朝鲜已经宣布它拥有核武器,而这些武器可能就藏在朝鲜境内的某个地方。IAEA(国际原子能机构)或其他国际组织的查证机制必须将这些被藏匿的核武器找出来。朝鲜是否会接受这样一个条件尚未可知,但是这一点是不能妥协的。”

“美国当然希望朝鲜完全无核化,但是这个要求提得太晚了。”针对容安澜的观点,朱志群反驳道,“时间已过,朝鲜今年2月已经宣布自己拥有了核技术,现在让它完全消除已经不可能了。美国最终或许不得不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妥协。”

从70年代就开始研究美朝事务的查伯林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采访时说:“已经核化的朝鲜也许会完全放弃所有的核武器和技术,但是美国要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美朝关系正常化是个前提,如果能实现,双方就能继续谈其它的事情;如果不成,则分歧仍在。”

其实,查伯林强调的只是朝鲜对美国所有诉求中的政治方面。朱志群认为,在谈判开始时,朝鲜就明确提出了自己的三大条件,只是美国却一直给不出一个满意的承诺。

“在政治外交上,朝鲜希望得到美国的承认,甚至和美国建交。”他分析道,“在经济上,朝鲜需要大量的援助,而事实是,美国最近几年的对朝援助正在不断减少。2003年美国向朝鲜运送了10万吨粮食,2004年减少到5万吨,2005年是否会给还是未知数。最后,国家安全也是朝鲜十分担忧的事情。朝方一直希望和美国签订互不侵犯协定,以保障其安全。而布什政府虽然口头保证,却从不愿签任何书面协定。”

常驻汉城的彼得?贝克(Peter Beck)是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东北亚项目的主任。他从一个外围的角度向《华盛顿观察》周刊解释说:“也许未来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核化的朝鲜。当然,这一点也要看中国是否能给朝鲜施加足够的压力。韩国也不愿看到朝鲜拥有核武器,但考虑到朝鲜的生存利益,中、韩都不愿过多地逼朝鲜就范。”

布什的软化是迷雾

早在去年六方会谈触礁时,很多美国学者就谏言,布什政府应该考虑和朝鲜展开直接的对话。一向强硬的布什政府总算在纽约会谈中迈出了这“艰难”的一步。然而这样的姿态是否就足以振奋人心了呢?

“布什在朝鲜问题上已经表现出了灵活性。”朱志群说,“他现在谈到朝鲜时,已经很少用“终结”(terminate)、“遗弃”(abandon)等字眼了。双方的直接对话对解决朝核危机是个非常积极的发展。只要想想,如果你不理解朝鲜的政体,你如何希冀朝鲜能听你的,或是和你合作?美国政府已经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朱志群认为,“布什之所以软化,原因有二。首先,美国在中东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其次,处于第二任期的布什已经没有竞选压力,于是他开始寻求一些外交突破,为自己积累政绩。目前而言,最可能的突破口就是朝鲜和伊朗的核问题。”

曾著有《朝鲜2010:新世纪的挑战》(Korea 2010: The Challenges of the New Millennium)一书的查伯林在此问题上,则站到了朱志群的对立面。

“如果说,布什在朝鲜问题上要采取更灵活的态度,那么赖斯承认朝鲜主权的声明就应该直接传达到平壤。”查伯林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当然,我们并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这样做了。如果是,朝鲜对赖斯的声明会如何反应呢?当然是说,‘好,非常好,让我们的关系正常化吧。’接下来,美国又该如何?按照惯例,美国应该和朝鲜关系正常化,设使馆,交换外交代表。但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这一系列的举动,因此很难说美国的政策是否真的变得灵活了。”

查伯林认为,“对朝鲜来说,要想让它回到谈判桌前,有两个前提:美国放弃对朝鲜的敌意;美朝达成和平共处。然而现任的布什政府则很难做到。布什曾经多次对金正日进行人身攻击,公开批评他,甚至侮辱他,直到最近仍不改口。美国还将朝鲜作为“邪恶国家”,它又如何会和这样的国家谈判、妥协呢?”

查伯林将布什放到美国政坛做了这样的比较:“在克林顿时代,美国曾经和朝鲜达成过和平共处的协定,如果民主党候选人克里能上台,或是温和的共和党参议员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2008年当选总统,我相信他们会实行和布什截然不同的对朝政策。而现任的布什政府非常保守,朝鲜人民如果真想和美国达成妥协,还需要耐心。”

“当初身为共和党人尼克松总统在他第一任期中十分反华,但是连任后却实现了对华外交的破冰之旅。他对美国人说:‘我们不能忽视世界上25%的人口。’”查伯林又回到国际政治的大舞台说,“相较之下,朝鲜就没有这种优势。很多人根本看不到解决朝鲜问题的好处,但我个人认为,好处很多。它能减少东北亚的和平威胁;提高朝鲜人的生活水平;最终还有可能促成半岛的统一。但对于总是一个丑化朝鲜的布什政府来说,你说它会提高还是恶化(degrade)那里的局势呢?当然是后者。”

六方会谈的同床异梦

无论纽约会面的意义究竟有多大,专家们在一点上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那就是,六方会谈缺乏有效性。

“与会的六方意见本来就不一致。”朱志群剖析说,“其中,中国和韩国态度温和,美国日本比较强硬。俄罗斯的声音小,持观望态度。在内部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根本无法一齐对朝。”

查伯林说:“我想象六方会谈的另外四国是欢迎纽约会面的。但是它们各自在朝鲜问题上打着不同的算盘,因此,六方会谈的有效性受限。比如,中、日、俄从地缘战略讲,可能更希望朝鲜半岛维持两个国家,而韩国却愿意利用六方会谈寻求和朝鲜的统一。在这样的利益矛盾下,单方面将六方会谈作为东北亚的地区安全框架是不能奏效的。”

然而,朱志群表示,虽然六方会谈搁浅已久,谁也没有说要取消这个模式。“它只是一个框架。各方还需要它。这也是美朝的一个台阶。美国可以在这个大框架下和朝鲜谈,对外却可以保留多边对谈的面子,而朝鲜则实现了它一直以来与美方直接谈判的期待。这就是大背景下的灵活操作。如果乐观地估计,我觉得六方在未来几个月内就可能复谈。”

朱志群说,美国和中国最大的担忧是,韩国、日本、台湾会以朝鲜核化为借口,跟着发展核武器。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核邻居最多的国家;而美国也会因此而被动紧张。因此,在六方会谈的框架下,中美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合作,遏制朝鲜使用核武器。冷战时,美国曾经成功阻止苏联、中国和其它核国家动用核武。现在,它仍然需要动用手中的各种牌(包括它对韩、日、台的外交主导性)和朝鲜谈判,以求达成妥协。

“其实,每一方都有他们可以在朝鲜问题上贡献力量的地方。”容安澜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六方会谈是代表东北亚政治、经济、安全解决方案的一个混合体。除了核危机,各国也需要在其它相关问题上加强合作。比如,如何最终解决日本人质绑架问题,应该就是伴随而来的结果。这虽然并非直接与核危机相关,但会影响日本在朝鲜未来建设中的经济角色,它可是对朝经济支援的主力军。”

李焰,《华盛顿观察》周刊(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第18期,2005/05/25

今日评论员 说...

朝鲜日报

朝鲜时评 > 社论 刊登: 2004.11.14 20:54


“敢于直言”并不等于随意刺激美国


13日,卢武铉总统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演说中表明立场说,韩国反对在解决北韩核问题的过程中使用武力和采用孤立政策。卢武铉还说:“除了对话之外别无他法。”

一言以蔽之,卢武铉的发言无疑是在要求美国放弃对北韩的强硬政策,拿出一个能引导北韩的新方案。其中隐含的意图比较明显。即,试图阻拦布什在连任成功后采取更强硬的对北政策。

实际上,恐怕没有人会支持用武力解决北核问题,而不是通过对话来解决。但问题是“怎样解决”。首先,必须先让北韩坐到谈判桌前。北韩通过核燃料再处理等措施逐渐提升危机级别,不外乎是为了对美国施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韩国和美国单方面放弃对北施压手段,还如何迫使北韩参加对话?惟一的方法就是满足北韩的所有要求。如果我们的总统还有另外的“锦囊妙计”,能让北韩参加对话,那么不仅我们的国民,甚至连我们的盟友美国也会洗耳恭听。利比亚之所以主动放弃核武器,除了对话之外,无形的施压战术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因此,卢武铉公开反对美国采取对北孤立政策,无异于自我放弃对北协商的有力手段。

卢武铉还称:“我们不能断定北韩开发核武器就是为了攻击谁或帮助恐怖分子。”总统并不是心理分析家。北韩出于何种目的开发核武器,将来会用于何种用途,只有北韩政权自己知道。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在国防、外交政策的制定过程中,轻率判断对方意图的国家往往会遭到很大的失败。而卢武铉主张北韩开发核武器并非为了用于攻击他国,相信不久的将来,北韩会原原本本地重复卢武铉的主张。

从卢武铉的发言内容看,可以说韩国和美国政府对北核问题的见解和立场大相径庭。既然如此,为何非要在美国,而且即将举行韩美首脑会谈之际公开表明这样的立场?使这一发言成为万众关注的焦点,总统到底想从中得到什么利益?对于双方都非常敏感的问题,尤其是对美国认为与本国安全息息相关的重大问题表明立场和达成妥协的过程应尽可能保持低调。而卢武铉选择如此公开刺激美国的方式,也许想让国内的现政权支持者们看到韩国已经敢于对美国“直言不讳”。卢武铉在侨胞恳谈会上说:“从战略位置上看,美国就算感到棘手,也不会轻易放弃韩半岛。”对与国家安危息息相关的问题,身为总统做出这样的发言实在有失稳妥。如果不转变如此安逸的思想意识,韩美之间的矛盾不但得不到解决,反而会变得日益复杂。此时此刻,那些辅佐总统的参谋都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