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1日

对9-11幸灾乐祸的薛涌成了新左派的英雄和美国通

英国伦敦的恐怖爆炸声,又一次及时地刷新了那些患有遗忘症的人们关于9-11的记忆。同时,惨剧发生后,中共统治下的多数网民们一如既往地叫好,支持恐怖分子和幸灾乐祸。这也再一次刷新了人们对当年中国人对9-11惨剧叫好和幸灾乐祸的回忆。说到幸灾乐祸,就不能不提及薛涌。

中共统治下的北京大学教授,新左派领军人物许纪霖最近发表了一篇缺乏美国常识的文章。这篇题为“两个美国与政治自由主义的困境”发表在为中共专制摇旗呐喊的新左派杂志《读书》2005年第6期上。特别令人惊奇的是,这篇典型的失败者(LOSER)悲叹美国大选,为左派由于反恐问题而遭遇的惨败寻找借口的文章,竟然是基于薛涌的一本书:

在美国大学任教的薛涌先生在大选结束的第一时间出版的专著《右翼帝国的生成:总统大选与美国政治的走向》,对此作了有学术背景的、近距离的观察分析。

这个薛涌是何许人?怎么会成了中国国内新左派和中共宣传媒体上的美国通了?原来,此人就是当年9-11恐怖主义灾难发生时,不但不表示同情,反而对美国遭受的恐怖袭击幸灾乐祸,声称9-11这样的大规模犯罪行为是清算美帝国主义罪恶的机会。薛涌是这样说的:

恐怖主义者的飞机没有撞上纽约的自由女神像。然而如今美国的自由女神却岌岌可危......--摘自《“自由女神”形象黯然》

至少那些恐怖主义者杀人时,还知道把自己的命赔上。而美军杀人如游戏,自己一毛不损,“格”比人家还低。--摘自《“自由女神”形象黯然》

由于美国的国际行为,有更多的人这样悲惨地死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摘自《再论言论自由》

于是这次美国人受恐怖主义之害,国内跟着说“活该”,也不算太离谱。--摘自《九一一之后中国自由主义的前途》

此人与恐怖分子如此地沆瀣一气,臭味相投。读者一定会认为,他不过是那些生活在中共统治下的一个愚民,愤青吧。却不是:9-11发生时,这位薛涌原来正在位于纽约世贸大厦东北方70英里的新港市(New Haven)享受美国资本主义的罪恶生活呢。这样幸灾乐祸的恐怖分子同情者和道义支持者,才是恐怖主义久禁不绝的根源,才要对那些无辜平民的被谋杀负责--恐怖分子的同情者也就是恐怖分子

这样的一个恐怖分子,把美国看成是如此地罪恶滔天,以至于活该受到9-11恐怖袭击。却打死也不回国,继续地躲在罪恶的源头进行反美宣传。他从新港市跑到美国左派的大本营波士顿市。以美国通的面目向中国国内的受众发布“美国见闻”,甚至于让北京大学的一个新左派教授着实受到了一番教育,大发了一通的左派感慨。这不是笑话吗?但是这并不是薛涌的堕落--这样的人渣已经无可堕落了--这其实说明了,中国的新左派和他们所师承的西方左派一样,是反美帝国主义,亲恐怖分子的一路货。中国的新左派和中共一样,是反美恐怖主义的道义支持者。难怪本纳登当初在9-11之后的讲话中表扬了中国人

说来更好笑的是,薛涌的这本书,是谈美国最近的大选的。可是,薛涌于2004年11月2日发表在“南方都市报”上的文章却是《大选预测:克里获胜》:

我预言克里将赢,因为我来到一个离他家不足5分钟的地方上班。如果这个预言兑现,那么无论是Red Sox还是未来的美国总统,都应该来谢谢我。”几天前,我还到克里家门口转了一圈,心里祈祷:但愿这是块风水宝地。

继续努力吧,薛涌,许纪霖等左派们。我们等着看你们的下一个笑话。

本文关键词: , , , , , ,

1 条评论:

bellevue 说...

看你的文章真要发生宇称不守恒的问题。薛涌、许纪霖在国内都偏右了,被新左骂得焦头烂额,在你这里是左派?不能一看到人家文章上《读书》就说人家是左派。《读书》现在是左点,不过不登你的文章不是因为你右。他们也不登烂文章,记住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