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8日

“纽约时报的美国”是什么样的美国?


纽约时报是一家有着悠久的造假历史的美国第一左派报纸。早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纽约时报的Walter Duranty就在帮助斯大林说谎,帮助掩盖左派所欣赏的共产主义的罪恶.近年来,获得纽约时报的青睐和大力提拔的Jason Blair,又为纽约时报悠久的造假历史贡献了数十篇新闻力作。现在,纽约时报继续发扬光大它的优秀的作假传统。每天,我们都能从它的新闻报道中看到它公开的左派偏见和诈骗手法。

无党派人士,著名的Borload软件公司副主席Bob Kohn对他曾经喜欢的纽约时报的加速堕落感到痛心。他为此专门写了一本书。希望纽约时报能改悔。这本书的标题就是《新闻诈骗--纽约时报是怎样歪曲新闻的及纽约时报为什么不能再被信任》。

此书具体地,详细地通过一篇篇的新闻实例来说明纽约时报的新闻是如何被左派偏见所劫持和扭曲的。通过对纽约时报诈骗手法的揭露,Kohn同时也教会读者如何解读有偏见的新闻写法,即使是那些最狡猾,最隐蔽的骗局--反诈骗技术是该书可读性最强的部分。要读懂纽约时报和其他左派媒体,此书可以说是必读物。

Kohn在书中还显示了纽约时报作为左派的旗舰,它的新闻诈骗行为是如何影响了全世界的数百家新闻媒体的。纽约时报可以说是所有左派媒体的源头。因为无端指责美军故意射杀记者而被迫辞职的CNN前新闻总裁,Eason Jordan曾经在纽约时报上写过一篇文章。文中他承认,战前,CNN驻伊拉克的记者按照萨达姆政权的眼神来决定什么新闻可以报道,什么不可以。这和Walter Duranty当年掩盖苏共罪恶的做法是何其相似乃尔.

那么,近年来加速堕落的纽约时报的左派造假源头又在哪里呢?原来,那正是纽约时报的发行人,Arthur ‘Pinch’ Sulzberger。在70年代早期,当时的纽约时报的发行人,老Sulzberger问了这个小Sulzberger一个问题:假如一个美国大兵和一个北越士兵面对面对峙,他希望看到谁被射杀?小Sulzberger说:“我希望看到那个美国佬被打死,因为那是发生在那个北越兵的国家。”这个回答甚至于让老Sulzberger感到震惊,连他认为他的这个儿子有一点“叛国精神”(参见链接)。

一点不错,今天的纽约时报正是由这样一个美国的叛徒在把持!这个叛徒背叛的是人类文明世界的旗帜,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国家,最自由的土地,和最善良的人民。一个人是否爱国,本来是自由人的主动选择。正是由于美国的宽容和善良,她给了每个人这种选择的自由(不是所有国家的人们都有选择权)。正是因为每个自由人有了自由抉择的机会,我们更加可以从他们的抉择中看出其人性善恶,道德水准和起码的判断力。

左派们恨美国。他们恨美国的富饶,恨美军的强大,恨资本主义的高效,恨众多信仰者的执着。他们恨美国,他们却不兑现自己的话离开这片“罪恶的土地”。他们不但恨美国,他们还象John Kerry那样,要去竞选,担任这个他们痛恨的国家的领袖。这种虚伪和卑鄙是左派最让人讨厌的地方。

小Sulzberger当年的极端左派立场,通过他把持下的纽约时报的推波助澜,如今却成了美国当代左派的主流。他们把大叫驴Howard Dean推上了民主党全国主席的宝座;把酒后驾车杀人犯Ted Kennedy树为左派的精神领袖;正在试图让极左社会主义者的希拉里克林顿坐上2008年总统;他们为了自己左派的意识形态和一党私利,不顾记者的职业道德,编造一篇又一篇的假新闻进行宣传诈骗。

纽约时报正是这一切鼓噪者和骗子的总讲台。“纽约时报的美国”正是这样的一个左派的理想国:消灭了罪恶的资本主义帝国,实行了社会主义的全民福利的天堂;消灭了屠杀平民的美国军队,美国人民开始和恐怖分子和平共处(只要我们对他们好他们就不再恐怖了);消灭了饥饿和贫困,和中线以上的所有“富人”,世界的财富终于可以平均分配了。消灭了所有的宗教,特别是基督教谬论,美国正式树立无神教为国教;消灭了美帝国主义的国界线,我们终于可以和恐怖主义,共产主义,专制主义和流氓国家和平共处了。

谢天谢地,美国人民不但是最善良的,他们还是最有智慧的。2004年的大选结果就是明证。

本文关键词: , , , , ,

13 条评论:

匿名 说...

左派的毛病

作者: 云儿

对苏联,对中国,西方和中国的左派,都曾经是专制暴君的热烈支持者。不仅文革时期这样,在大饥荒年月,当数以千万计的农民被饿死的时候,西方左派却在齐声歌颂毛泽东的丰功伟绩,说他第一次在中国大地上消灭了饥荒,让人民都能吃上饭,不再有人饿死。

我本来以为,左派们是真诚的。他们之所以作此歌颂,乃是因为没有人向他们传达真实的情况。然而,我收集大饥荒资料,收集得越多,越发现我的想法天真已极,实在是大错而特错。当年大批难民逃往香港,就有学者对他们作了许多采访,以大量详实的资料,证明中国大陆发生了严重饥荒,并且呼吁国际社会援助。在香港,还有人把当时内地写给香港亲友的家书收集起来,加以研究,并且估计中国在1960年前后,可能有数百万人饿死。这些书信被配上英语译文,影印出版。

对这些呼声,中国政府严厉斥责其为无耻谎言,并且傲慢地拒绝国际援助。许多西方左派站出来支持中国政府,声称中国没有饥荒,人民吃得很好。

四十年后,我从图书馆的故纸堆里,刨出来当年中国饥民的书信和访谈。整理着那些朴素无华的呼救文字,泪水常常湿了我的眼睛。我不明白,在看到所有这些血泪资料之后,左派们怎么还能坚定地声称中国没有饥荒,连一点儿怀疑都没有?特别是,当国际间传出中国粮食严重短缺的消息时,埃德加斯诺却在他的新书中,用整整一章的篇幅,论证中国粮食够吃,不会有人饿死。他难道一点儿也不怀疑他会错吗?

我感觉,左派们有个毛病,在面对那些与他们的信仰想矛盾的证据时,很容易转过背去,假装它们不存在。他们非常自信地认定自己代表穷人,代表弱者,代表被压迫者,因而代表正义,也非常武断地认定与他们立场观点相对立的人,就代表富人,代表强者,代表压迫者,因而代表邪恶。他们相信, 敌人和坏蛋包围着他们,千方百计与他们作对;凡是不利于自己的消息和证据,肯定都是敌人编造出来的谎言。这种自以为是而蔑视实证的武断态度,使得他们常常与那些用漂亮言辞包装起来的外国独裁者,站同一条阵线,穿同一条裤子。

西方左派如此,中国左派何尝不是如此?当年鲁迅那些露骨歌颂苏联的献媚文字,就让不少崇拜者感到尴尬。其中一些诚实的人,不得不痛苦地承认,鲁迅那些文字,“受了某种情绪或偏见的影响”,乃是不必保留的败笔。但是也有一些人,千方百计为这些败笔作粉饰,甚至不惜编造更多的谎言。这方面的一个突出人物,就是林贤志先生。在《人间鲁迅》中,林先生这样为鲁迅开脱:

1937年的大清洗运动,是他所未及预料,他所能看见的是小麦和煤油的输出,
图书馆和博物馆,展览会,誉满西欧东亚的文学艺术,是巨大的生产力,以
至反革命集团的首领可以免受死刑的事实。

这一段,头两句说鲁迅未曾预料到大清洗,倒也成立,因为大清洗发生在鲁迅死后,以鲁迅的认识水平,大约根本不可能预料到。但是,说鲁迅“所能看见的”,只是“文学艺术”、“巨大的生产力”和“反革命集团的首领可以免受死刑的事实”,则未免低估了读者的智力。

苏俄革命后的残暴和虐杀,曾经激起罗曼罗兰、高尔基等欧洲知识分子的强烈谴责,鲁迅是知道的。事实上,他不仅知道,而且还为苏俄的血腥镇压辩护,指责高尔基等人的态度和做法,乃是帮助坏人使世界留在黑暗中。

至于林贤志所谓“反革命集团的首领可以免受死刑”,也不尽然。当年广泛报道的苏联肃反案子,“反革命集团的首领”,大多都被判死刑。1928年,莫斯科公开审讯了所谓“沙赫特事件”,五十多名煤矿专家被逮捕,其中11名专家被判处死刑。1930年9月,所谓“食品托拉斯案”中的48名被告,又遭到处决,德国“保卫人权同盟”还专门发表了抗议书。1930年的11月莫斯科审判的“工业党”案件,前后牵连多达两千人。这一回,斯大林用不判死刑来换取被告公开认罪,以便给以后大规模抓捕处决异己的知识分子制造更多理由。

这些案子,在当年苏联和西方乃至中国的新闻中,都有报道。然而,鲁迅在《我们不再受骗了》一文中,却对新闻中披露的众多死刑处决,只字不提,单挑出一个“工业党”案件来,说,“正面之敌的实业党的首领,不是也只判了十年的监禁么?”看起来,他是想让读者相信,苏联的肃反运动,其实并不残暴。

不仅如此,鲁迅写作此文的时候,苏联除了所谓的“巨大的生产力”,还在经历一场罕见的饥荒。30年代初,苏联官方大肆掠夺农民的粮食,拿去出口,而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则被活活饿死。当时西方记者对苏联的食品窘境,有不少报道。然而,面对这类“苏联怎么穷下去”的消息,鲁迅却举出苏联的“小麦和煤油的输出”来,痛斥“极无耻而且巧妙的谣言家”,他说,“谣言家是极无耻而且巧妙的,一到事实证明了他的话是撒谎时,他就躲下,另外又来一批。”

此种腔调,与后来西方左派协助中国官方否认大饥荒,完全是一个路子。他们不是没有看到听到负面消息,然而他们不愿意怀疑他们心目中所谓的“真正空前的社会制度”(鲁迅语),不愿损坏这个理想社会的形象,于是就自欺欺人一边倒,无法以开放求实的精神,对事实作全面和谨慎的估量。

这反映了思想的懒惰,乃是思想肤浅者的突出特征。

AusObserver 说...

不远万里飞到北京和刽子手老毛头历史性握手的那位米国总统尼克松,一定是个西方左派吧

今日评论员 说...

尼克松不远万里飞到北京和刽子手老毛头历史性握手,那是为了美国最终打败苏联这个大恶的长远利益。不象西方左派为了所谓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利益而不惜牺牲美国利益。

洲 说...

右派对中共罪行视而不见,讨好毛主席,是反苏大计,韬光养晦;左派对中共罪行视而不见,称赞毛主席,则是十恶不赦,罪该万死。在你的狭小的思维空间里,右派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暂且不谈你的所谓左右划分是否科学,美国右派政府半个世纪来又扶植了多少个暴政专制政权?萨达姆80年代大肆使用WMD时候,里根布什说过不吗?

今日评论员 说...

很简单,右派出于美国利益的外交运作不涉及对共产党的思想认同。而左派的言论精确地说明了他们的意识形态与中共是相通的。

美国右派政府半个世纪没有扶植过多少个专制政权;倒是打赢了冷战,在欧洲打败了超级邪恶的共产主义,为美国利益和人类利益立了大功。

bellevue 说...

很简单,右派出于美国利益的外交运作不涉及对共产党的思想认同。

问题恰恰出在这里。我相信右派确实没有对共产党持有幻想。但是,假如 Halliburton 的老板、CISCO 的老板、Microsoft 的老板,以及他们的政治献金所资助的保守派,都认定与北京屠夫沆瀣一气、一起赚钱最符合美国(其实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今日评论是否也一样支持右派到底,一直到红旗插上白宫?

右派对真正的共产主义思想有天生的免疫力,但是对于当前中共这种法西斯国家社会主义有没有免疫力,我是怀疑的。

可以举个明显的例子:澳大利亚六四时是工党霍克执政,现在是自由党(右派)执政。你不想检查一下这两党对北京的态度吗?霍华德、唐纳为了讨好北京,卖矿石卖得快点,连美国这个盟国都想出卖了。这种事情,左派没干出来吧?

今日评论员 说...

你在搅浑水呀?
Halliburton的老板和中国有关系吗?

Microsoft的老板是民主党的大捐款人。你竟然搞反了。

还有Google的两个新贵呢,他们几乎是完全捐款给民主党。你怎么不提了?

CISCO?你也是随口说的吧,说他们主要给共和党捐款,要提供证据吆。

bellevue 说...

你真是蛮不讲理。

Halliburton 的投资方、Carlyle Group,是中海油收买的说客。

当然了,中海油购买Unocal是一笔纯生意,对吧?自由贸易也是右派的信条嘛。怎么不买家中国报纸试试?

Microsoft 为了进中国让MSN禁止“民主”“自由”,思科帮中国建防火墙,都是典型的共和党人只认钱、不认人的作风,这你也狡辩?思科嫌中国的防火墙性能还不够好,要帮中国建成可以随时跟踪发贴人的警察国家,就是在CEO John Chambers 的敦促下干的,Chambers 是铁杆共和党,你也看不见?

共和党人为美国利益打拼的时候确实实用、效率高,可是今天的共和党人是在为自己打拼,而置美国的国家安全于不顾!难怪他们是中共的最爱了。我就非常怀疑小布什连任中共花了钱

今日评论员 说...

你这比较好玩。

Halliburton的投资方Carlyle就是Halliburton?那我买Halliburton的一份股票也就是Halliburton?

微软与共和党的关系你不提了?开始搞起“都是典型的共和党人只认钱、不认人的作风”。你这样的诛心之论不是所谓的典型的“文革作风”?


况且,微软的头是民主党的捐款人,那么微软在中国的做法不正是说明民主党人只认钱、不认人的作风?

混乱混乱,你说的这叫什么乱七八糟的?

bellevue 说...

微软的头两边都捐了款。(这本来很正常,属于鼓励健康的民主进程)但是捐给哪一边的多?克林顿行政当局时代,微软有个反托拉斯的案子被司法部告,等到共和党上了台,司法部和解了事,草草收场,你说微软捐给哪一边钱多?

今日评论员 说...

你自己看数据吧,会不会算平均数?

1991-1992 Election Cycle
PAC: $18,750
Soft: None
Individuals: $34,533
Total: $53,283/ 79 percent to Democrats
Where did they rank: Sixteenth


1993-94 Election Cycle
PAC: $32,741
Soft: $10,000
Individuals: $63,743
Total: $106,484/ 71 percent to Democrats
Where did they rank: Eighth


1995-96 Election Cycle
PAC: $43,500
Soft: $77,995
Individuals: $113,989
Total: $235,484/ 54 percent to Democrats
Where did they rank: Seventh


1997-98 Election Cycle (Based on data downloaded from the FEC on 5/1/98)
PAC: $21,500
Soft: $179,316
Individuals: $97,403
Total: $298,219/ 67 percent to Republicans
Where do they rank: First

bellevue 说...

你的数据正好证明了我的观点!谢了

今日评论员 说...

嘿嘿愿听其详。